兔子蘿蔔過生活トビー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左邊臉,左邊的心,左撇子,左岸的兔子。因為愛你,所以禁得起考驗。愛してるただキミだけ それだけ...
  • 23704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就在我眼前。(第二篇)

  這天之後,他們兩個的互動變的好尷尬,是朋友又好像是戀人,曖昧讓他們倆個吃盡苦頭。
但明禾很有耐心,他不著急,因為他曉得愛值得等待。
由於明禾的機車送修,小霓跟店長商量後暫時改成下午班,這樣明禾算提早去公司,下班回來接小霓剛剛好。

於是開始了溫馨接送情,明禾每天載著小霓上下班,引起了一位小霓男同事的注意,這位男同事心儀小霓一段時間,一直沒機會告白,原以為小霓上下午班就有機會,哪知這個機會已經被人捷足先登.....
當他看到有男生送小霓來上班,頓時間醋意湧上,問著小霓:剛剛那是誰阿!?
小霓笑著沒有回答,走進店內放外套跟包包,男同事跟著進去又問:剛剛那是你男朋友嘛!?
小霓:幹嘛問這麼多.....他是誰不重要阿!
男同事:可是我想知道....
店長走進來:好了嘛!?等下要送30幾杯飲料到對面街的公司喔!小霓快出來幫忙。
小霓加快腳步跟著店長走出去,手就開始沒停過的不斷調著飲料。
店長看大部份都封口了,便問:這個男生感覺還不錯!
小霓笑著:這樣看一眼就能看出來嗎!?
店長:我的經驗告訴我這個人還不錯!
小霓把飲料全部裝袋,正要給店長去外送,店長:有好男生就交往看看吧!有人照顧妳,我們這些長輩才會安心。
小霓笑著點點頭。
店長才一出門口,剛剛的男同事就走出來問:所以是男朋友!?
小霓:應該.....算是了吧!
這句話重重的打擊著這位男同事:喔......
男同事沒有多說什麼,就安靜的走到裡面去繼續工作,小霓也曉得沒有這樣拒絕他,以後會問題一堆。
半小時候店長回來,問著小霓:妳還沒排休,這兩天排好跟我說。
小霓點點頭,繼續工作。
到了晚上下班時間,明禾騎著機車來接她,很快就離開。
小霓坐在機車後頭:明禾,店長要我排休,我不知道要排哪天!?
明禾繼續騎著:妳可以排下星期二、三,那兩天我有休假,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吧!
小霓:要去哪裡!?
明禾:我想帶妳去見我媽媽...
小霓:蛤!?
明禾:我想要趕快讓我媽媽認識妳,這樣對妳也是尊重啊!
小霓楞著沒說話,明禾一手繞到後面把小霓的手往前拉著,放在他的肚子前面:別想,有我在。
小霓心裡是忐忑的,單親加上自己的媽媽根本沒什麼連絡,非常擔心被明禾的媽媽退貨....這就是她一直以來無法面對自己的點,她其實覺得自己一個人過也很好,不一定要結婚。但是今天明禾已經開口,她其實也真的在意他,拒絕他好像又不對,不拒絕又讓自己苦惱。
 
當他們回到家後,明禾拉著小霓的手站在沙發前面:我想說以後這個沙發要換掉,換成那個可以側躺的L型沙發。
繼續拉著小霓到廚房:我覺得廚房可以多一個拉門,這樣油煙就不會跑到客廳,整理比較方便。
又拉著小霓到廁所:這裡我們加裝一個小浴池,可以泡澡放鬆....
小霓看著明禾:為什麼要說這麼多改裝家裡的事情....
明禾深情的看著小霓:因為我想要給妳一個家....
明禾多小霓一個頭,他深情款款的看著小霓,讓她有點招架不住,小霓突然伸出右手,擋住明禾的眼睛:不要這樣看著我!!!!
她的另一手撐在兩人之間,手掌貼在明禾的胸膛上,明禾溫熱的手握著小霓纖細的手臂,他又將小霓拉近自己:我對妳很有感覺,妳都沒有嗎!?
小霓臉紅著: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這天晚上兩人相安無事,小霓不知道為什麼會把門給鎖起來,還用椅子擋住門.....她可能怕明禾會突然破門而入!?
過了幾天後,休假的時間來到,明禾一早就把水果還有禮盒買好,小霓起床的時候看到那些東西有點吃驚:你要帶那麼多東西回家!?
明禾笑著:不是,這些是幫妳買的,讓妳送給我媽,這些都是她愛吃的。
小霓看著桌上那些東西,有點頭熱,她開始緊張。明禾似乎發現了她的異狀,走到她身後摟著:不要擔心,有我在,會沒事的。
小霓只好梳洗後,換了套裝,跟著明禾一起回老家。
明禾是屏東人,他在台中工作,所以回家勢必要搭火車或是客運回去,明禾怕轉車小霓會太累,所以早買了火車票,兩個人一起回去。
小霓在火車上看著沿路風景,依然顯的緊張,明禾一直都很留意小霓的狀況,他輕輕的把手放在小霓的手上,安撫著:不要擔心,我媽雖然難相處,但是我會讓她知道我真的很喜歡妳,要認真跟妳交往的。
明禾不是家中獨子,上有大哥跟大姐、二姐,他是最小的,所以家裡都很寵愛他,爸媽對他的決定大至上都不會拒絕,但是有先前小蒂被明禾媽媽提過一些不好的討論,明禾很是明白媽媽對他的擇偶要求會比較高,所以這次他很留意的準備跟安排,也是希望自己的媽媽不要排斥小霓。
 
當他們抵達屏東時,已經是好幾個小時之後的事情,小霓提著禮盒,明禾拿著水果,兩個人慢慢散步走回明禾的家。明禾的家在火車站附近,走路約半個小時,他邊走邊介紹他從小到大吃過的美食,還有他最喜歡的店在哪,小霓安靜的聽著,沒有多說什麼。
明禾是知道小霓心底緊張,想要讓她轉移注意,看來是白費功夫。當距離越來越近,小霓就更加猶豫,到底該不該前去拜訪。
當明禾把手放在小霓的肩膀輕拍:我家到囉!
小霓倒吸一大口氣:喔.....好...。
明禾推開紅色的鐵門:媽!!我回來了~~~~~。
往裡頭看,看到了兩側種滿了花草,有條小石子路,明禾的媽媽推開網門:來了!我的乖兒子回來了~~~來~讓媽媽看看你。
小霓看到明禾媽走來,她微彎身軀:阿姨你好。
明禾媽從頭到腳打量著小霓,然後手摸著明禾的雙臂:兒子今天帶女孩子回來啊!
小霓臉紅著,低著頭都不敢講話,默默跟在明禾後面走進屋內,一進門小霓就把鞋子擺好放在最旁邊,明禾拿著拖鞋給她,她也是默默的接下穿起來,繼續跟在明禾的後頭,明禾媽端出了兩杯茶,放在自己跟明禾的前面桌上,明禾看著就把杯子遞給了小霓,小霓看到這個狀況就急忙把茶推回去給明禾:我.....我不口渴...你喝....
明禾媽媽笑了一下,端起了茶遞給了小霓:來,喝我的茶吧!
小霓一樣急忙的:不...阿姨請喝,我不會口渴,謝謝你。
明禾媽笑著:唉呦~我兒子這次帶回來的女生比較客氣喔!不像上次那位脾氣特大的....
小霓聽著就知道明禾媽講的是小蒂,但是她也不知道當時的狀況,所以她默默的聽著,明禾開口:媽,別這樣。
明禾媽:那個....女孩子啊!妳是什麼工作啊!家住哪裡!?家裡有幾個人啊!
小霓正襟危坐著:我...我現在...在飲料店工作當門市.....那個....我老家...在南投...家裡....家裡...只有我一個女兒,爸媽已經離婚各有...家庭.....。
明禾不斷搓著小霓的背,他知道小霓壓力一定超大的。
明禾媽皺了眉頭:這樣啊.....那你爸在哪!?妳媽在哪!?
小霓有點結巴:我....我爸....不知道在哪........我媽....我媽在屏東.....潮...州.....
明禾媽狐疑著:這樣喔!所以妳沒跟他們連絡!?
小霓臉更紅了:我爸爸離婚後....就沒有連絡....我媽....已經有自己的家庭....要我自己獨立....不用找...找她...了。(越說越小聲)
明禾想緩緩氣氛:媽~~~人家第一次來,妳這樣問她好嗎!?
明禾媽喝了口水:兒子啊!因為你很少帶女孩子回來啊!既然你都帶回來了,一定是想要認真的嘛!那我當媽的也應該要認真的了解一下,不過份吧!
明禾媽講完看了小霓一眼:所以囉!還沒請教.....貴!!姓!!大!!名!!!!
小霓聽的這四個字"貴姓大名",讓她繃緊著神經:你..你好...我叫小霓....
明禾媽吸了一口氣,很無奈的表情:我這個人也不是不好相處啦!就是為了我的寶貝兒子就會多問幾口,妳...小霓應該不會介意吧!
小霓搖搖頭:不會.....
明禾又想緩氣氛:媽~~~~別這樣啦!我這次是認真的!
明禾媽再次喝了口水:嗯!我知道。
明禾媽拍了自己的膝蓋,跟明禾:兒子啊!媽想吃路口的豆花,你給我買三杯回來吧!晚點我們午餐後當點心。
明禾笑著:好~~~媽媽想吃,兒子當然會去買。
說著說著明禾就起身拿了包就要往外走,走出去前還不忘跟小霓說:別緊張,我媽媽是嘴硬心軟!
接著就出門去了。留下小霓獨自面對明禾媽,小霓手心不斷冒著汗,臉上的鬢角開始有汗珠,明禾媽看了看走到廚房又端了杯水放在小霓眼前:來,喝口水吧!我這裡沒有冷氣,屋子比較悶....
小霓接過了水:謝謝阿姨,我平時也沒有在吹冷氣....。
明禾媽:難得喔!現在很多女孩子都要打扮漂亮又愛吹冷氣,一個一個身體比虛的!真不曉得這些女孩子在想什麼!
小霓尷尬的笑著,默默聽著不敢應答。
明禾媽邊走到廚房邊說:午餐啊!我隨便煮煮,妳就隨便吃吃吧!
小霓趕緊放下自己手上的包,脫下外套,跟在明禾媽後頭:那...阿姨...我幫妳洗菜.....
明禾媽再度皺眉:女孩子家不能去男生家做家事的,會被人家說閒話的!
小霓像是被呼了一掌:喔.....好.....。
她默默的走回客廳,內心萬分焦慮,她開始後悔來到這裡。
過了10幾分鐘,明禾回來了,他看了小霓一眼,他把豆花冰到冰箱,然後走到廚房:媽,妳沒為難她吧!
明禾媽:我哪敢啊!我可是客客氣氣請她當客人,可沒讓她做家事。
明禾環抱著她媽媽的腰:媽媽最好了,我跟妳說,小霓可是我很想要在一起的女生,拜託妳不要那麼嚴肅啦!
明禾媽推了明禾的額頭:可惡的兒子,現在有了女朋友就不要我這個媽了!
明禾繼續摟著:媽~~~別這樣啦!!!
小霓在客廳聽得一清二楚,她不斷扳著自己的指頭,焦慮的程度剛剛明禾一進門就發覺了,所以他只好使出撒嬌大法對付他媽媽。
明禾媽睥睨:我吼~~~到這把年紀總要面對兒子愛上別的女人,然後變成人家的老公啦!
明禾笑著:媽,這樣妳以後會多個女兒來孝順妳啊!
明禾媽一臉聽不下去的樣子:我可不敢喔!不要來對我大小聲,我就要偷笑了!看看你大哥的老婆,她每次來都給我躲去房裡,也不會來給我打招呼,還有啊!你大姐的老公,叫那個什麼廷的,來這裡也是坐沒多久就給我出去抽菸,那不就還好他這位先生不會給我在家裡抽,要是在家裡,我就轟他出去!
明禾笑著:媽媽最好了,不會阻止我們交往吧!
明禾媽表情似乎緩和:嗯.....再看看啦!
明禾喜出望外:那就當妳答應了喔!
明禾媽又推了明禾的頭一把:就你!!最敢這樣跟我吵了!
明禾開心的走到小霓前面,拉起小霓的手:來,我媽媽煮的麵最好吃了。
明禾拉著小霓往廚房走,小霓對明禾媽點了點頭,明禾要幫小霓盛碗麵,小霓趕緊接走碗:我....自己來....。
她小心翼翼的把麵跟湯舀了起來,再把夾麵筷放在鍋邊上,明禾媽:妳現在住哪啊!?小霓!?
小霓端著湯麵緩緩的走到桌邊,放在桌上後:我現在.....跟明禾....租房子..............。
小霓的臉越來越發燙,她覺得自己已經食不下嚥了,明禾:媽,妳不要誤會喔!我們兩個什麼事情都沒做喔!
明禾媽一臉狐疑:真的!?
小霓猛搖頭:真的沒有!?
明禾媽夾起麵條,吃了一口:這湯感覺清淡了些。
明禾笑著:媽~~~~~~妳在想什麼啦!
明禾媽:我說的是湯麵清淡啊!我又沒說你們倆重口味!?
小霓聽著害羞起來,頭都快抬不起來。
明禾媽:好啦!好好吃碗麵,等等我可要吃我兒子買回來的豆花啊!
她們三人安安靜靜的把麵給吃完,餐後明禾幫忙洗碗,明禾媽走到客廳休息,明禾對小霓說:妳幫我把豆花端給我媽媽好嗎!?
小霓沒有多說什麼,接過明禾手上的豆花,默默的端到客廳去:阿姨...明禾要我把豆花端給妳吃....
明禾媽:好~~~謝謝妳啊!讓妳麻煩啦!
小霓依然猛搖頭:不會不會....
明禾洗好碗,把另外兩碗豆花端出來:來,小霓~我們一起吃!
明禾媽像是吃醋:唉喲!我沒吃到我兒子端的豆花啊!這年頭兒子就要變成別人的了!
小霓再度受到打擊,不敢講話的吃著豆花....明禾:媽,你說什麼啦!那個豆花是我買的,叫小霓給妳端過去的,別這樣啦!
明禾媽:我又沒有說錯,以後喔~~~~兒子就是別人的了!
明禾笑的很開心:娶老婆還是要愛媽媽啊!
明禾媽聽到這句才笑著:對~~~~~有老婆也要愛媽媽,不可以跟你哥和你姐一樣,找那是什麼另一半,沒禮貌又不會打招呼的都不可以。
明禾笑著,挽著媽媽的手臂:不會不會,小霓超有禮貌的,地上那些都是要給媽媽的,全部是小霓準備的喔!
明禾媽笑著開心,眼神還是銳利的看了小霓一眼:還不是你這個臭小子告訴她的,好讓她來給我收買人心!?
明禾摟著媽媽不斷撒嬌:媽媽最好了,都知道我在想什麼,所以下次我在帶小霓來喔!
明禾媽推了明禾的頭:走開啦!熱的要死還黏在身上,下次回來給我帶梨子來,你媽我很愛吃梨子。
明禾喜孜孜的看著小霓,眨了眼,小霓楞著,完全不知道明禾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半天,小霓在整場洗臉中度過,到了傍晚,明禾拉著小霓的手:跟我媽媽說再見,我們要回去了。
小霓發愣:怎麼那麼快就要回去!?你才回來幾個小時而已.....不多陪媽媽嗎!?
明禾媽從裡頭走出來:妳看看我這兒子,一下子就要給我走人,人家小霓明理~~~(壓低聲音),哪有那麼快就離開的道理!?
明禾轉頭:媽,我下次會排假排久一點啦!
明禾媽走到明禾的身後推了他的後腦勺:臭小孩,一點都不知道媽媽多想你。
小霓看著這個樣子,就像是明禾平常再推她的頭一樣,突然會心一笑。
明禾媽見狀:對~女孩子要多笑,這樣才漂亮。來,阿姨晚上帶你們出去吃大餐!!!
明禾很驚訝:真的假的,那麼難得不用在家吃飯!?
明禾媽音量提高:搞什麼!!!要不然你媽我煮的是很難吃嗎!?等你爸那個死老頭回來,我們再去吃餐廳。
明禾把包包放在玄關,撲上去抱住他媽媽:媽~~~~~~妳最好啦!!!!!我最愛我媽媽了~~~~~~~
小霓在一旁笑著,她好羨慕這樣的家庭,這樣的母子關係,反觀她自己的家庭,她現在的處境就像是孤兒一樣。
 
傍晚六點半左右,明禾的爸爸回來了,一看到門口多了雙女孩子的鞋,他一入內就喊著:是我兒子帶女朋友回來了嗎!?
明禾一聽見父親的聲音從房裡走出來:爸~~~~我跟你說!!!男人的承諾我做到了!!!!(猛捶胸口)
明禾爸也捶著胸口:好啊!我兒子長大了,來~~~我們來喝啤酒。
明禾媽從廚房走出來:不可以,等下我們要去吃大餐。
明禾爸:什麼!?怎麼那麼難得可以不用在家吃!?
明禾媽一臉不屑:搞什麼啊!你們父子倆講的話都一樣,是套好的嗎!!?
小霓聽見客廳有人在講話,從明禾房間走出來:喔....叔叔你好...
明禾爸看到小霓就頻頻點頭:好,好,好女孩。
明禾笑得燦爛:爸~~~~是不是!!!
明禾媽:我覺得還好啊!
明禾爸:老婆啊!妳別吃醋,兒子有人照顧是好事。
明禾媽又開始碎碎念:不要像他哥的老婆一樣我就要偷笑了!
小霓笑得尷尬,明禾走過來牽著她的手,對著兩老說:我,你們的兒子明禾我,打算明年就跟小霓結婚!!!
小霓臉大紅,頭低到不能再低,很小聲:你在說什麼啦...
明禾爸跟明禾媽一聽就知道明禾是認真的,他們倆個互看對方,微微的點頭笑著:那我們出門吃飯吧!
 
沒想到明禾媽訂了幸福轉角洋食館,明禾突然覺得他的媽媽很重視這次小霓來的感覺,雖然嘴巴上處處刁難小霓,但是做的事情跟嘴巴講的根本不一樣。
當他們四人入內後依序點餐,小霓內心的焦慮跟疑惑不斷交雜,她好想問明禾:你媽媽有接受我這個人嗎!?對我是否喜歡!?有沒有討厭我!?
內心不斷不斷的交織著憂慮,明禾查覺小霓的異狀,他將手伸到桌下撫住小霓的手,在她耳邊說著:別擔心,有我在。
小霓看著明禾,那雙深邃的雙眼,眼裡盡是深情,再度讓她招架不住....
用餐當中,明禾爸提起:小霓...對嗎!?
小霓點點頭:是....是的。
明禾爸微笑:妳別緊張,慢慢吃。
明禾:我爸怕妳太緊張,要吃什麼我爸付錢。
明禾媽:這句話就對了,就從老頭子的零用錢裡頭扣掉。
明禾爸摸著額頭:唉呦呦.....這樣子啊!那就多吃點,我甘願啊!我兒子開心,大家都開心。
小霓看著明禾爸那慈祥的笑容,她想起了自己的爸爸,怎麼就這樣消失了呢!?
我的父親呢!?
您去哪了!?
為何跟媽媽離婚後你就遠走了!?
忘了還有我這個女兒嗎!?
我好想你們啊!我的爸媽!?
 
小霓忍著眼眶的眼淚,不斷不斷的撐著眼不敢閉下來,深怕眼淚就掉了下來。明禾這個時候突然拿起面紙擦著小霓的眼角:沒關係,以後有我照顧妳.....
明禾媽:這怎麼啦!?
小霓哽咽:我.......好久好久沒有跟爸爸媽媽吃飯了....不知道....他們是否記得我............
啪....眼淚狂奔...................
小霓無法克制眼淚,明禾發現勾起了小霓的傷心事,顧不得自己的爸媽在場,就把小霓給抱在懷裡:沒關係....以後有我爸媽一起疼妳了。
小霓哭到不能自己,明禾媽媽這時起身,走到小霓身旁,把小霓拉起身.............
明禾媽一把就將小霓拉往自己的方向,她溫柔的摟著小霓,摸著她的頭:沒關係,有我們在。
明禾聽到自己的媽媽竟然....竟然說出這樣的話,自己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他曉得自己的媽媽接受了小霓,只是嘴巴硬而已。
小霓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但是她不想閃開,她伸開了手緊緊抱住明禾媽,開始嗚咽哭泣,哭的明禾媽的衣襬都濕透了,她還是大哭著。
明禾媽這才曉得這個女孩有多麼的忍耐自己,把自己的情緒都牢牢的握著,不敢發洩,不敢說出來.....連明禾媽都忍不住眼眶紅:乖,讓媽媽照顧妳....
明禾爸在一旁偷偷擦著淚:唉呦,說好這頓我出的啊!怎麼吃到哭了啊!有那麼感動嗎!?
小霓別過頭看著明禾爸不斷不斷的點著頭,她拼命的掉著眼淚,她夢寐以求的一頓飯竟是明禾爸媽幫她完成的,她恨著自己的爸媽為何丟下她一人,她內心狂奔著,起了驚濤駭浪啊!!!!!


這頓溫馨又感傷的晚餐,帶給小霓一段美好的回憶。她相當感謝明禾爸媽的接納跟關愛,讓她感動不已。當天晚上,明禾媽留下小霓過夜,她說:我把我女兒的房間整理好了,晚上妳睡那兒啊!
小霓看著明禾媽的臉,越來越慈祥,她就是一個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的媽媽,小霓:謝謝阿姨....
那天晚上明禾爸買了整箱的啤酒,拉明禾一起喝,明禾媽準備了幾樣小菜讓他們配酒,小霓不會喝,陪明禾媽看電視吃餅乾點心,明禾媽知道小霓會緊張不被接受,所以主動拉著小霓挽在自己身旁,小霓好開心,她像是收到了寶藏般的興奮。
明禾看到自己的媽媽被小霓的眼淚融化,他的內心也是不斷想要放聲尖叫,這次他買一堆東西,花了好幾千塊錢,也算是值得了。
隔天早上,明禾媽把早餐準備好,有清粥、瓜子、荷包蛋、辣豆乳、泡菜。小霓一起床就想要去幫忙,被明禾媽叫去客廳看電視罰坐,她又開始唸叨:女孩子家不可以去男生家做家事,知道嗎!?
她這次沒有緊張感,反倒是覺得明禾媽很保護她。
明禾被自己的媽媽吵醒,他滿頭亂髮走到廚房抱住媽媽:媽,有妳真好,妳煮的粥最好吃了!
明禾媽抖動身體:哎呀!走開啦~~~~很熱啊!去去去~~~去給我刷牙洗臉,不要來煩我!
明禾轉頭吐了吐舌頭對小霓笑著,他走到客廳賴在小霓旁邊:妳看,我媽嫌我煩.....
小霓把明禾的頭推開:你去刷牙洗臉,要不然啊姨又要唸你了。
明禾笑嘻嘻的走進房間,他開心的脫掉睡衣,刷牙的時候還哼著歌,所有的事情都很順利,讓他感到很滿意。
早餐結束後,明禾載著小霓到墾丁,他們在白沙灣散步曬太陽,他牽著小霓的手:我現在可以正當的牽著妳了喔!不可以甩了我~~
小霓掩著臉:很害羞耶~幹嘛這樣啦!
明禾停下腳步,面對著小霓,將她的雙手握起,看著她:我是認真的,我們明年結訂婚一起,妳要低調可以,高調也可以....
小霓紅著臉,她看著明禾:我....想要有個溫馨的婚禮就好,不用很多人,祝福我們的人就好,不要鋪張,真的不要鋪張.....
明禾笑著:啊不是有人說不一定會嫁給我!?
小霓:吼~~~~~~~討厭耶!
明禾跑開,小霓追在後面,兩個人打打鬧鬧著,不斷追逐。

這次他們南下收穫很多,明禾媽接受了小霓,而小霓放開了心中的石頭,展開笑容,跟明禾也確定了感情,兩個人以結婚為前提交往。
回到台中後,他們兩個感情更好了,兩個人還是回到先前的模式,但是兩個人一起回來的時候,明禾比平常更加有精神。
有天,明禾在晚餐後對著小霓說:妳來,我有事情跟妳說。
原來是先前明禾要小霓把房租放在存錢筒裡面給他就好,現在這筆錢明禾要小霓存起來,說是要當結婚基金。
小霓看這好幾個存錢筒,裡面都是滿滿的千元大鈔,還有許許多多的百鈔跟零錢,她望著這些存錢筒發呆著,明禾:我知道之前沒有跟妳收錢,妳一定會搬走的,我怕妳走掉,只好用這個方式留下妳.....我怕妳不見了....
小霓看著明禾,摸摸他的臉:原來你愛我那麼久了啊..........
明禾望著小霓那雙大眼睛,晶瑩剔透的眼眸:我都不敢讓妳知道....那個時候妳是有男朋友的....
小霓親了一口明禾的嘴唇:謝謝你那麼保護我....
明禾慢慢靠近了小霓,他親了小霓的雙唇,小霓沒有躲開,兩個人親的火熱,........這次明禾把小霓強壓在沙發上,小霓看著明禾:不可以.....。
明禾又再次親了小霓的嘴唇:我知道不可以,但是我真的很愛妳...
小霓雙手擋在明禾的胸前:誰知道你們男生一得到會不會就變了....我不要...
明禾停了大概三秒,他起身坐著,一臉垂頭喪氣:嗯,我知道了。
小霓起身整理著剛剛被明禾衝動下扒開的上衣扣子,她安靜的走進房間關起了門,留下明禾在客廳一團火熱然後被澆熄......
也難怪小霓會有這樣的反應,因為之前跟祥順在一起的時候,祥順什麼都配合什麼都說好,結果到頭來還是一場空,她知道明禾跟祥順是不同人,但......同是男人啊!她這道牆還無法打破,只能讓明禾點到為止。
小霓在房間裡,她坐在床沿,她低著頭不斷看著自己的手,她困惑著,因為害怕而困惑,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以後的日子,如果....如果他們發生關係後,明禾變了呢!?變的認為她是應該的呢!?
要是......要是他們發生關係了,明禾不再把她捧在手心,又變成跟祥順一樣,只習慣她在身邊,那該怎麼辦!?
小霓不斷扳著自己的手指頭,她很焦慮,相當的焦慮。
而明禾呢!?他抱著頭坐在客廳沙發上,想著是不是自己太衝動了!?
是不是小霓不想跟他在一起了!?還是擔心什麼呢!?
於是明禾走到小霓的房間門口,他敲著門:叩叩叩!小霓....我們談談好嗎!?
小霓抬起頭:怎麼了嗎!?你可以進來...
明禾開了門,走進這間在樓梯下裝潢出來的小房間,他看著坐在床沿邊的小霓:我在想.......我是不是太衝動了...沒有顧慮到妳的感受.....
小霓再度低下頭,又開始扳起自己的手指頭,不發一語。
明禾走到小霓面前蹲了下來,他溫柔的環抱著她:告訴我....妳擔心什麼...我們一起面對,好嗎!?
看著明禾靠在自己的腿上,她沒有什麼表情:我.....擔心你會變....
明禾依然靠在小霓的腿上,他點點頭:還有嗎!?告訴我....。
小霓吐了一口氣:我怕我們進度太快,會不會現在的美好就全部沒有了....
明禾抬起頭看著小霓,他輕輕用自己的鼻子磨了磨小霓的鼻子:別擔心,我跟他不一樣......我現在知道妳害怕什麼了,我會做到讓妳不擔心,好嗎!?
小霓嘟起了嘴:我這樣很過份嗎!? (讀者拼命點頭)
明禾皺眉:哀.....我覺得我好像把妳逼得好緊....妳也知道男生有男生的需求,但是我不會勉強妳的。
小霓往前環抱著明禾的脖子:謝謝你等我.....
明禾再度把小霓撲倒在床上,他笑著:可是我很怕我好快就變成猛獸了!
小霓紅了臉:你怎麼這樣啦......
明禾摸著小霓的額前頭髮,他親了她的額頭,左手慢慢的從小霓肩膀往下滑去,伸到小霓背後猛力將小霓往自己的方向抬起,他熱烈的親著小霓。
這時的小霓似乎也不想再閃躲了,她雖然焦慮,但她知道明禾會愛她的一切,包含她的傷痛。
明禾親吻著她的耳下,接著游移到她的胸口,小霓的身體越來越發熱,明禾把小霓抱了起來放在床上,他緊實的胸膛貼著小霓,她有一種想要豁出去的感覺,明禾慢慢解開小霓的扣子,一邊親吻著她的胸口,一一退去她的衣服跟內衣,她的手摸著明禾的手臂還有背,她心想:好厚實的背啊!
明禾也解開了自己的褲子,脫去了自己的上衣,兩個人互看了兩秒後,開始激情的吻著對方。
不到五分鐘,兩個人的衣褲全部丟到床下地板,在床上纏綿著,明禾心想進度太快會嚇到小霓,一直不敢直接來,他把前戲拉長,溫柔的親著小霓的每個地方,撫摸著她全身的每一塊肌膚,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吻著。
明禾動手拉下小霓的內褲,一手揉捏著小霓的胸部,他的心跳爆快,全身熱呼呼的往小霓身上撲去,接下來...................

"明禾說:不可以講XDDDDDDDDDDDDDDDDDDDDDD"

場景回到咖啡館,我坐在星巴克的悠閒沙發上,大口的喝著焦糖瑪琪朵,我問明禾:你跟我討論這個會害羞吼!
明禾左手放下手中的咖啡冰沙,右手摸著下巴望外看去:這讓我很難以啟齒.....跟女生講這個很奇怪耶!
陶比:喔~也是啦!你這個胖子,有事情就找我,聊到這個就你就給我左閃右閃的,什麼意思啊你~
明禾繼續摸著下巴,吹吐了一口氣,兩手肘靠在圓桌上:不能這樣講啊!朋友之間聊到床第之間的事情,滿詭異的XDDDD
陶比:不,是你自己認為我是女的,才會覺得講起來很怪,要是我是男生,你一定是聊的超開心的。
明禾苦笑,他湊近我的臉:我怎麼看妳都是個男的!
我靠近他,聞到了他口鼻之間蔓延出來的費洛蒙:嗯,我在你面前的確是個男的......= ="
明禾伸展懶腰,高舉雙手:哀~~~~~我跟小霓現在進度不錯,她沒有那麼沒安全感了。
陶比一臉不屑,雙手拍了圓桌一把:所以啊~~~~快把內容交出來~~~~

 

 
明禾攤手:不行,兄弟!!!你應該要幫我保密啊!!!
陶比瞪著他:先生,你沒說我怎麼保密啊!!保密個屁啊!!!
明禾斜坐沙發,一手肘靠在原桌上,另一手拿著冰沙大口啜飲,打個了冷顫:痾.....好冷啊!牙齒好酸.....
陶比乾瞪眼:你既然跟小霓的交往順利,幹嘛還找我出來聊天,她不會誤會!?
明禾轉了身體回到原桌前,他雙手放在桌上,頭湊向前問:我是要問妳,如果妳是小霓然後一個人在家全身脫光,然後我二姐突然到我家,這場面妳會怎麼反應....小霓因為這件事情已經一個星期不跟我說話了.....
陶比我聽的很驚訝:靠腰........太尷尬了吧!妳二姐怎麼會有你的鑰匙.....
明禾無奈:因為之前我二姐幫我找設計師裝潢屋內啊...鑰匙是備份的,忘了跟她拿回來....
陶比追問:所以呢!?小霓怎麼跟你說的!?
明禾開始一臉煩燥,他說.............
 
在明禾家。這天小霓下班後一如往常的回去,一回家她馬上就去洗澡,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想要走回房間拿衣服,這時大門突然有人開鎖,她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大門被推開了,走進來一位女子,那女子看見光溜溜的小霓,沒好氣的:小姐,你當這裡是脫衣場嗎!?不穿衣服是怎樣!?胸也沒我大啊!
小霓趕緊走進房間鎖起房門,翻著自己的衣服慌張的穿起衣服,她的房門不斷的被敲著,女子喊著:小姐,你太隨便了吧!給我出來!!!
小霓穿好衣服後,深呼吸一口氣,看著門把然後慢慢轉開,她走了出去:不好意思,因為以往這個時候都不會有人進來....明禾他晚一點才會回來的....他今天加班...
女子一臉不屑的看了小霓一眼,然後坐到沙發上頭,對著小霓:這是我弟家,我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你管的著嗎!!!!
小霓聽來,這應該是明禾的姐姐,不知道是大姐還是二姐...
她站在原地根本不曉得該怎麼辦,這時女子又開口了:我說啊!你這個女的也太隨便了吧!憑什麼沒經過我的同意就睡了我的房間啊!真沒禮貌,都不知道妳爸媽是怎麼教妳的!難怪會變成單親!!!
小霓聽到這個話上,她聽得入火,她腦子裡都是明禾可能會因為她的衝動一句話而感到左右為難,她不斷的忍著,忍的相當的火大。她的手緊抓著衣角,捏的衣服都皺掉,她還是不想因為衝動而說出讓自己後悔的話來。
兩個人僵在客廳很久,小霓不知道站了多久,女子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終於,明禾回到家了,他一開門就看到他姐,他先是愣著然後回神才問:二姐,妳怎麼來了!?
二姐:我不能來嗎!?我有鑰匙當然可以來啊!
明禾這時才意會過來,他點著頭沒回應他姐,他先問小霓:小霓,妳怎麼站在這裡....妳應該要去睡覺了,有點晚了,明天不是換早班嗎!?
小霓依然揪著下擺的衣服,沒有回應,只是頭低低的。
明禾查覺異狀,他回頭問二姐:姐,妳這麼晚來我這裡,應該不是來還鑰匙的吧!?
二姐笑的賊:對啊!我是來這裡過夜的,一進來就看到會長針眼的髒東西,真的是....
明禾:妳說話可以客氣一點嗎!?小霓是我的女朋友,妳怎麼說她是髒東西,有沒有禮貌啊妳!
二姐:沒禮貌!?我會沒禮貌嗎!?我進來她沒跟我打招呼就算了,還光溜溜的咧!在我弟家裡光溜溜的,是要幹嘛!等著被男人強姦嗎!?
明禾搞清楚事情的狀況了:所以妳要進來沒有按門鈴!?妳也沒跟我先講!?妳就這樣直接進來!?她一定會嚇到的啊!
二姐皺眉:嚇到!?應該是我嚇到吧!你搞錯重點了吧!
明禾:所以妳晚上要睡這裡!?那我房間讓給妳。
二姐翹著二郎腿:抱歉喔!我要睡那個女的房間,我不要睡你的!
明禾:你這樣子她要睡哪!?
二姐比著地上:睡地上啊!地板那麼大,她哪會沒地方睡。
明禾有點生氣,他很清楚她二姐擺明就是來給小霓下馬威的,因為小霓睡了她的床:妳沒必要這樣子吧!她有給我房租,是我的房客,妳不可以這樣子!
二姐:我說啊!這房子是你的啊!租給她是可憐她吧!我哪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有給房租。
明禾很不爽:好啊!她的床讓給妳睡,去啊!
接著二姐拿著自己的包包,走向小霓那間在樓梯下隔間出來的小房間,她經過小霓的旁邊還故意撞了她的肩膀說:妳就好好享受地板吧!
她走進去小霓房間後,明禾也進去把小霓的包包跟手機拿出來,接著二姐用甩門的方式把門關起來:蹦!!!喀拉(她把門鎖起來了)

小霓這時忍了很久的情緒還是爆發了,她開始哭著,明禾抱著她,摸著她的頭:妳晚上睡我的床,我去沙發。
小霓抱著明禾:我...想要你陪我....
明禾牽著小霓的手一起走到樓上,小霓坐在明禾的床邊,不斷擦著眼淚,把剛剛的過程講了一次給明禾聽,明禾聽的很怒,但是沒有表現出來,因為他知道他姐是故意的。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