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蘿蔔過生活トビー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左邊臉,左邊的心,左撇子,左岸的兔子。因為愛你,所以禁得起考驗。愛してるただキミだけ それだけ...
  • 24359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感情事:愛的果實。



她,是一個酒店小姐,每日酒醉燈謎,男人中的花蝴蝶,從未想過自己會愛上某個來這裡尋歡的客人....
她叼著菸,長嘆著,嘴裡白煙渺渺:我不懂,我是哪裡看上他....
她側靠著咖啡館裡的軟沙發,雙腳交疊著,左手靠在沙發扶手上,右手食指與中指交叉夾著紅大衛杜夫的香菸。

我被香煙嗆的不斷咳嗽,左手摀著口鼻,右手不斷煽著那不斷飄來的香菸味。
她這才將手裡的香菸往白色圓形的煙灰缸扭壓下去,熄了香菸,這扭曲的白香菸,像是不肯罷手的情人,還微微的燃起白色的煙渺。
我往菸灰缸倒了一點熱紅茶,說著:妳愛他,沒錯。但是愛錯了方式,就會像這菸一樣淹死他,也熄了自己。

她穿著後面鏤空至腰間,前面是個大V超低胸緊身洋裝,臉上的濃妝掩蓋著她想隱藏的孤單,卻讓咖啡廳裡的男人們按耐不住。
瞧著她那超短的裙子,都快看到屁股蛋,翹起腿來都快看到內褲,我不斷搖著頭,看著都快害羞起來,何況是店內的那些色狼們。
突然,聽見一聲:啪!
有個女人起身迅速的轉身離開,後頭跟著一個中年男子不斷的喊著:老婆!我沒看啊!妳別走啊....
又聽見幾聲竊笑還有壓低聲音的交談聲。
我:妳以後不要穿這樣出來跟我喝咖啡,太招搖了.....
她一臉不在乎:我又沒幹嘛,女人幹嘛穿的端端正正的,像個黃臉婆。
我皺眉:唉...我可以明白妳平常晚上的工作,但是出來聊天不用那麼誇張。
她斜著頭:還好吧!
我攤在她對面的軟沙發上,擁著抱枕:好吧!妳愛這樣,就這樣吧!
她身體往前,看著我,但她的胸部像是白色的乳滴快掉出來:妳就是這樣,我才會跟妳是朋友,那些女人們只會看我的外表,一點都不了解我。
她嘴裡吐出一口白煙,緩緩的空氣中繚繞。
我:我一點都不想認識妳。
她笑著:對!就是這樣。
我再度煽著那團白煙:拜託,我氣管不好,妳不要毒害我!?
她敲了敲菸蒂:這根抽完就好!
我:所以妳現在想怎麼處理那個人的事情!?
她眼神飄移:要不......就結婚吧!?

她擦著大紅色的口紅,煙燻大眼妝,淡淡的腮紅,長長的瓜子臉,其實條件很好,卻去酒店上班。我曾問過她為什麼要那麼辛苦,去那裡上班。
她都會一臉玩樂的回答:因為我愛錢。
但,認識久了,我才曉得她家裡是單親,她的母親跟有夫之婦交往意外有了她,因為她的父親是有頭有臉的人,而母親是為了報答而無償交往,懷孕後迅速離開,私下的生下她,也不敢讓那男人知道自己懷孕,因為不想男人為了負責而破壞原本的家庭。
只是她因為從來都沒有看過父親,而怨恨著母親,又羨慕著他人有父親可疼愛。帶著這般複雜的心情放逐自己,在男人堆裡打滾,跟著不同的男人生活著,報復她的母親,也企圖逼迫母親尋求幫忙,藉此看會不會找上親生父親來出面處理她這叛逆的性格。
誰知道,她的母親忍住了,在酒店上班這幾年,母親連一聲都不吭,讓她傷心不已。

我看著她一口接著一口的吞雲吐霧,眼裡的渴望愛多麼強烈:我等等要先走,我有點累了。
她撇眼:別這樣,妳沒瞧見對面那桌一直看著我們。
我:是看著妳好嗎!?
她笑著,那大紅色的口紅塗在她的唇上,特別醒目:好吧!我們走吧~
這時,服務生送上兩杯重拿鐵,輕輕的放在桌上:這是第五桌的先生請兩位小姐的。
順著服務生指的方向,第五桌是個身穿西裝的豬...不!是男子...
看來,對面那桌被第五桌捷足先登,顯得一臉懊惱。
她拿起那杯重拿鐵敬了第五桌的先生後,曖昧的喝了一口,微笑著。
她用食指擦著嘴唇上的奶泡,看著第五桌的男子,我小小聲:喂!!!不是要走了!?
她笑的曖昧:是啊!重拿鐵外帶囉!
我拿著包包揮手:服務生,幫我們外帶。
待重拿鐵從玻璃杯換成了外帶杯後,她起身用手調整自己的短裙,扭腰擺臀的走出咖啡館,我走在後頭正要結帳:請問多少錢!?
櫃台:妳們那桌已經結清了。
我愣著:喔......
她在外頭:還不走。
我小跑步的跟上她:怎麼會這樣!?
她回頭對著我笑:對面那桌付錢了,呵。
我皺眉:妳確定妳要結婚!?終結自己的花蝴蝶生活!?
她對著我瞇著眼嘟著嘴:誰叫我愛他....
我邊走邊問:那他的家人知道嗎!?他確定要娶妳!?
她邊走邊甩著包包:我會讓他娶我的。
聽到這句話,我心底有底了。倘若真如我所想的那樣,那她的婚姻將來必會有一場風暴。

在那之後,她與我有將近一年沒有任何連絡。我過著我的生活,她在另外一個城市過著她的紅燈綠酒的日子。
就在我認為我們兩個之間唯一的線斷了,這輩子將會成為陌生人那時,某天,她突然傳來一封簡訊,內容:"陶比,我在火車站,妳可以來接我嗎!?"

看著簡訊,曾經熟悉的電話號碼,倒映在眼簾,我過了五分鐘回傳:等我15分鐘,我等等就會到。
到了火車站後站,我瞧見她肚子已經隆起。我機車停在她身旁:妳想到嗎!?
她用著她那標準的微笑,只是不在濃妝豔抹:沒啊!就想到妳,來看看妳。
我有點不爽:朋友是這樣當的嗎!?要來就來,要消失就消失!?
她摟著我的手臂:好啦!別這樣,走~~~我們去喝下午茶。
我騎著機車載她,沿路她說了一些這一年來發生了什麼,做了什麼!?

那日,她與我道再見後,她回到台中。
她在那個酒店算是業績還不錯,很多男人都會點大酒,或是帶她出場吃消夜。但是她說出去吃東西,要不要跨過那條線,就看小姐個人。
她說為了那個男人,跨線了。
男人得到她之後,天天上酒店,天天將她佔著,甚至是希望她離開那裡,跟他一起生活,承諾會照顧她一輩子。
她在酒店那麼多年,很清楚明白的知道男人會說這樣的話,是為了什麼。
男人信誓旦旦的告訴她:不要再那麼辛苦了,讓我照顧妳吧!
她在前半年,男人為了不讓她被別人帶走,花費之大,只為了留她在身邊。
這些付出她都看在眼裡,就在半年後,她願意跟他外出,就這樣帶出場後,除了吃消夜,也上汽旅。

到了某連鎖咖啡館,我幫她點了水果茶,我自己則是熱奶茶。
她一臉幸福的不斷對著我說著那男人為了她付出多少,做了什麼。
我聽的一臉乏味,因為我的擔心她都沒瞧見。
她逕自說著:妳知道嗎!?那一天他把我帶出場,我們到夜市吃了牛排還牽手逛了好幾攤,他只要看到我摸了什麼,就通通買下來給我,好開心啊!
我皺眉:嗯,感覺還不錯,他做什麼的。
我其實沒什麼耐心聽她說怎麼幸福,我比較想知道那男人的背景。
她一臉洋溢幸福:他在中部某公司當特助,薪水還不錯,說那天會看到我是因為他朋友說要帶他去見見世面,所以他才會遇到我。這不是命中註定是什麼!?對吧~~
我:所以他有正常的職業跟工作囉!
她繼續說著:他前半年幾乎是天天都去我上班的酒店站崗啊!不讓別的男人點我,差點被門口的打,總之他就是對我一片痴心啊!
我:對對對!!妳的心被他吃了............
她大笑:別這樣嘛!他真的是小綿羊誤闖叢林,還愛上我這個在男人圈打滾的女人,是不是絕配!!!!
看她說的好肯定,我還是不免想酸她:我怎麼覺得妳鬼遮眼了!?
她嘟著嘴:哪會,他挺好的啊!誰能像我一樣遇到這樣對我痴心的男人。
我繼續打槍:嘿啦嘿啦!!!誰能像我一樣遇到這樣對我痴心的男人啊!
她笑得更開心:他真的對我超好的,妳看!諾~~~我已經有他的小孩了。
我:我有眼睛,看的很清楚,我沒瞎掉。
她得意伸出手攤開手指:妳看!這是他送我的鑽戒,有30分喔!
我模仿她:諾!!妳看!這是我老公送我的鑽戒耶!有一克拉喔!
她笑的超開心:妳很討厭耶!!所以我才喜歡妳。
看著她樂不可支的說著她眼前這個幸福,我捨不得再酸她,不忍心了。
我:妳開心就好,不要讓自己受傷了,好嗎!?
她拉著我的手:不會的,他一定會對我超好的,妳放心。
我在她的臉上的確看到了幸福,彎彎的眼型,上揚的嘴角,還有滿口的幸福經。

此次她的離去,就像是一粒沙落入海中,消失無影蹤。
在心中只想著:她一定會幸福的。
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從別人口中得知,她過的並不好。
我有點擔心,但是卻不主動問她,我曉得她的個性跟脾氣,如果不肯說,問了也不會有答案。
就這樣又過了兩年,我也搬去台中居住,某天在路上,有人從我身後喊著:陶比!!陶比!
我回過頭,我看見她奔跑向我走來:真的是妳。
她氣喘吁吁的拉著我的手:真的....真的是妳。
我摸了她的頭:沒想到會遇到妳,還好嗎!?
她眼眶紅著:我.....我想跟妳說說話,我沒有妳的手機號碼,我...我...手機不見了,妳..妳聽我說...一下就好...
在我眼前的這個女人,已經完全沒了光彩,用紫粉色大夾夾住一團凌亂的長髮,沒化妝的她連眉毛都稀稀淡淡,完全不像原本的她。
我沒多說,一把牽起她的手:走吧!我帶妳去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
邊走著,我邊打電話婉拒朋友的邀約,順便跟外子提起我會帶朋友回家。
在路上我順道繞過去每天必買的飲料攤,老闆很有良心,他不用糖精,每天都會現熬糖漿,我買了兩杯溫熱的烏龍奶茶,半糖。

我們搭上電梯,15樓,一層層的往上,我看著她:妳知道電梯向上爬行,意味著我們也要往上爬,現在的妳像是在地下樓層一樣的黯淡。
她邊掉眼淚,身體微微發抖。
可憐的模樣,連我都心疼,我讓她先喝了熱奶茶,暖暖身體。
我扶著她走向租屋的套房,鎖喀拉兩聲,推門進去後,讓她先在我的床上休息。
我放下手上的包包還有剛剛買的蔬果冰入冰箱,順手切了一顆蘋果放在桌上。定下心後:妳發生什麼事情了!?
她從剛剛就不斷掉眼淚,聽到我問起,便開始啜泣:嗚.......他.....
我起身向前摸著她的額頭,輕輕的摸著,擦著她的眼淚:妳發生什麼事情了,說出來會好過一點。
她坐了起來,一臉徬徨:他不要我了...
兩行淚深深的刻在她的臉頰上頭,被寒冷的冬天凍的紅著。
我:嗯....然後呢!?
她:原來他有家庭,我成了第三者,我竟然是小的!!!!我竟然是小的!!!!
我抱著她,拍拍她的背:我了解了。
她哭了兩個多小時,不斷訴說著幸福破碎的那一刻,她的一切全部幻滅。
哭累了,我用濕熱的毛巾幫她擦臉龐,幫她抹上乳液還有護唇膏。
我對著她小小聲的說:哭完了,就要面對,好嗎!?既然.......我剛好也搬來西屯了,妳有空就來找我吧!
我心底想的是,這個倔強又硬脾氣的女人竟然可以哭成淚人兒,想必發生了讓她完全沒辦法接受的事情吧!
她從來不在乎自己是小的,因為她從來沒在正規的路上。

那段時間她怎麼過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回到台中那前半年,男子幾乎每天上酒店霸佔她,已經引起其他小姐及常客不滿,她自己是樂的開心,不用周旋就有人點酒也不到到處轉檯,只要時間到跟那男人出去吃消夜還有快樂買東西就可以回家。
男人前前後後買了十幾個名牌包,還有兩三個鑽戒,衣服鞋子都沒少過,後來她跟男人日夜春宵,她真的非常歡樂。
不過就在交往第八個月時,她發現了男人會在某些固定的時間消失無蹤,電話不接,也找不到人,她真的愛上了,猜疑心發作,某天請假整天去跟蹤男人。
她拜託朋友載她去跟蹤,發現了男人真正的家在勤美那邊某大樓。透過了一些管道得知男子已婚還有三個孩子,她整個人愣在朋友車上,當下的自己是如此難堪,但她也明白歡場無真愛,自己果然是失了心,也沒了腦。
她回到租屋處,馬上傳了訊息給男人:

"我知道你已經有家庭,我們不必往來,就這樣結束吧!"

男子一收到訊息,馬上來電:妳別這樣,我也是無奈啊!
她:我不是一個讓你耍著玩的女人。
男子:我是真的愛妳,但是我沒辦法跟我老婆離婚,她是無辜的。
她:她無辜!?難道我就不無辜嗎!?
男子:愛情本來就沒什麼道理,妳也不要那麼執著啊!?
她:什麼叫做執著!?是你欺騙我的感情,你想要兩邊都要,憑什麼!?
男子:妳等我,我過去找妳,我們談談。
電話筒那邊傳來一女子的質問聲:你要去哪!?是不是又勾上哪個野女人!!!!
男子:妳不要管,沒妳的事,妳顧好孩子就好。
女子:你怎麼可以又外遇,我不准你出去!!!!!!
男子:妳別管!
女子:你電話給我!!!我跟她講!!!
男子掛了電話。

她心想,自己不是沒人追,有必要為了一個有家庭的男子讓自己變得如此難堪!?
她一滴眼淚都沒掉下,打算孩子拿掉,跟男人做一個了斷。
過了一個小時後,男子果真到了她的租屋處,她不肯開門,男子不斷的央求,最後因為鄰居受不了男子敲門的吵鬧聲,她只好讓他進門談。
男子一進門馬上跪下:我錯了,我跟妳道歉,妳不要離開我好嗎!?
她站在一旁,雙手交叉在胸前,眼神帶著睥睨:我真的沒有你也不會死的,你憑什麼耍我,我在酒店也算是紅牌,你他媽的把我搞成這樣,我不能工作,還要靠你養!!結果你他媽的是有老婆的人!?
男子繼續跪著,雙手撐在大腿上,他看著地上,不敢抬頭:我......真的不能沒有妳.......妳是我認識的女人中最讓我難以忘懷的,我會那麼奮不顧身,真的是愛妳愛的很深啊!
她沒有改變臉色,手摸著肚子:我不想留你的孩子,你做一個決定吧!要我還是孩子生下來你帶走,我不會跟你搶小孩的!
男子抬起頭:妳不要離開我....
她:你已經有三個孩子了!!!多一個應該沒差吧!
男子:妳忍心孩子沒媽媽嗎!?
她苦笑著:忍心!?你他媽的對你三個孩子就忍心!?對你老婆你就忍心!?
男子額頭開始冒汗:我知道我這樣不對,但是為了妳,我豁出去了!
她:不,你只是爽了自己,苦了我們這兩個女人,孩子不過是你爽後的產物而已!!!
男子啞口無言。
她:你現在要怎麼處理!?你做出決定,我都接受。
男子跪在地上思考了快20分鐘,他終於開口:我......跟我老婆離婚.....
她:是嗎!?你確定!?
男子:我想了很久,我只想跟妳在一起,讓我好好照顧妳。
她忍著脾氣:所以你可以無情的離開他們!?
男子:我......我.....
她:你要跟我在一起可以,你每個月都要匯錢照顧她們母子四人,以後你的錢都要讓我支配,既然你讓我沒收入,我還懷了你的小孩,加上你外遇不只一次,是個累犯,就不要怪我管你管成這樣!
男子眼神游移著:嗯....
她:等你辦好離婚協議,才能來見我,要不然你就只會收到我肚子裡的孩子,我也不會再跟你見面。
男子聽完馬上回:好好好!!妳不要生氣,也不要不見我!
她:你沒處理完,我不會見你的,還有我明天就搬家,你處理好之後我才會讓你見到我,先匯50萬給我養胎,你這個混蛋!
男子邊說邊起身:好好好,妳不要生氣,不要離開我,我明天就匯給妳。
男子試圖要抱著她,被她給推開。
男子在她的住處盧了很久才離開,等男子走後,她馬上通知管理員她改租屋人姓名還把信箱換了鎖,還叫鎖匠把房門換鎖,通知房東錢她照給,但是要換名字。
讓男子以為她真的搬家了,男子來了幾次,管理員早已收到通知也收了她的紅包,每個都守口如瓶,都說她搬走了,不讓男子進入社區大樓。
男子這才真的下定決心回家跟老婆攤牌。

果真四個月後,男子與妻子協議離婚,條件就如她所說的,每個月都會有一筆錢給她們母子四人當生活費,教育費另計。
男子一辦好離婚協議,立馬播了電話:喂!?我真的離婚了,妳現在在哪!?
她:真的!?
男子:是真的,我拍給妳看,我等等就拿給妳看!?
她:嗯....三天,三天後我會告訴你我在哪。
她掛了電話後,也看到他傳來的照片,她看著離婚協議書,嘆了口氣。
她知道自己還是破壞了別人的家庭,終於明白自己的母親為什麼會懷著她卻離開爸爸,這樣的心情讓她非常難受。
她不想跟媽媽做一樣的決定,她不想重覆她母親一般的人生。
但是卻一步步的走向跟媽媽一樣的路!?
她這時已經懷孕五個月左右,原本不太見到的肚子已經微微隆起,她掉著眼淚,不甘心的看著肚子。
她完全跟媽媽斷了連絡,害怕媽媽知道她的現況會崩潰,擔心媽媽會想起自己孤獨的模樣,辛苦的將她養大,卻看到現在的她變成這副模樣,一定很心寒吧!

讓自己冷靜三天,她傳了訊息:你去找間房子吧!我會搬過去。
男子見到訊息相當開心,果真到處找房子,在文心路段找了一間公寓,他用她的名字買下那間房,找人來裝潢,訂了一套全系列的家具廚衛。
前後花了一個多月找房子兼買家具,他真的做出了誠意,這才讓她暫時放下恨意不再跟他作對。
肚子的寶寶已經六個月有餘,他想要公證,但是她不肯,害怕男人一旦擁有就會一切變了,所以堅持孩子生下來再談結婚的事情。
男人為了留住她,當然完全依她,還找了家事媽媽來煮三餐外加整理家裡。
經濟上的負擔開始顯現,男人以為自己是撐得住,扛的起。
房貸加上每個月要給前妻的贍養費,再加上家裡的開銷,他已經開始負支出。收入敢不上支出的速度,讓他開始焦急,便開始把家事媽媽換成鐘點阿姨來取代,她沒有意見,因為她也猜到他應該開始有經濟的問題。
她左手撐著腰:你要做的,我沒意見,因為這是一個家,不是酒店。
他一臉愧疚:我曉得我做錯了這些事情,可是我現在真的錢卡很緊,才會這樣做的。
她沒有表情:我知道,所以鐘點阿姨可以不用來,家事我們兩個一起做。
男人一聽表情有點嚴肅:這........
她仍舊沒有表情:家不是你說了算,是兩個人一起說了算,不管你願不願意,都要這樣做,我可不是你的前妻,被你呼來喚去的!搞清楚好嗎!?
男人:要不我給妳的那50萬妳先讓我去繳房貸,這樣我的薪水就可以打平我們的生活支出啊!
她冷漠:抱歉,那50萬我要留著養孩子,你的孩子用你的錢養,理所當然啊!
男人聽完後嘆了一口氣:哀.....這是我造的孽。
她:對,你的錯,讓所有人都痛苦。
男人癱坐著沙發上:別這樣......
她:我不想說了,我也累了。
男人見到她似乎心軟,趨向前:來,坐這。
拉了她坐到身邊,他終於可以扎扎實實的抱著她,可以真正的擁有這個冷漠的女人,讓他愛到發狂的女人。
當她坐了下來,被男人擁在懷裡,她其實已經心軟,僵硬的身體開始慢慢軟化。
男人發現她的態度已經改變,他迫不及待的親吻著她的脖子,從耳腮骨親到了鎖骨,手在她的胸前不斷游移,摸到柔軟的胸部時自己的身體反應開始出現,他開始親的火熱,顧不得她已經懷有身孕,小心翼翼的跨過她的身體,慢慢解開她身上的扣子,褪去她的內衣,男子發現孕婦的身體比他想的還要吸引他,女人的身體竟在懷孕時期讓他更加狂熱。
他用力的吸吮著那圓潤的胸部,臉埋進了她的胸口,在她身上種下了好幾個草莓印。
她感受到男人強大的吸力,厚實的胸膛不斷的貼緊著她,強而有力的臂膀環著她的身體,溫熱的舌頭不斷的在她身上滑潤著。
男人的下面頂住了她的兩腿之間,觸發了她無法壓抑的激動,男人不斷愛撫著她的兩腿之間,不時親著她的肚子,正當她身體開始溫熱起來時,男人探起頭來溫柔的問著:可...以....嗎!?
她看著眼前的男人,其實也是拋棄了很多,只為了跟她在一起,一時的心軟,當下的氛圍,她再次陷入這迷濛的幻覺中。
她點點頭:嗯。
男人輕柔的觸摸她的私處,另一隻手解開自己的褲頭。
當男人把褲子與內褲褪去後,想要快點攻頂,卻被她給擋了下來:等等....小心寶寶....
男人才發現自己太心急,這才冷靜下來,他起身一把抱起她,對著她說:我們慢慢來。
他新娘抱的舉起她回到主臥,輕輕將她放在床上,開始小心翼翼卻又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不斷親吻著。
從腳趾頭開始吻著,直到大腿內側。他邊愛撫著她的兩腿之間,一邊愛撫自己。
她側向左邊,讓肚子靠在被子上,而男人順勢向前貼住她的背,頂住了她的下體,手不斷撫摸著女人那因為賀爾蒙而日漸脹大的胸部,她任男人在自己的身上肆虐著,感覺到男人的氣息不斷吐著,親著她的耳後及頸後,他的舌尖不斷濕潤的在她的肌膚上滑行,惹的她溫熱的身體更加火熱。
她感受到男人偌大的生殖器不斷的頂著她,時不時的觸碰到她的敏感處,讓她幾次發出嬌嗔的聲音,當男人發現她下面變的相當濕滑,他便一舉插入她的私處,那瞬間讓她突然有點緊張,深呼吸了一口氣。
畢竟是許久未有性行為,陰道口是比較緊實,被男人的生殖器一時插入時,感到有點痛,但因為夠濕滑而順勢而為。男人不斷的抽插著,聽著他發出"喔!"的低沉聲,吹吐之間的哈氣不斷搔癢著她的脖子,敏感處上下齊發,她的身體越來越熱,身體也不自覺得跟著男人的抽插而擺動,男人感受到了,他往前一頂,深深的插入到底,彷彿將自己的所有壓抑跟憂鬱一次填進了她的身體裡,此時此刻的男人覺得自己是王者,她是囊中物。
因為她懷有身孕,男人不敢面對面直接撞擊,緩慢卻用力的從後面往前頂去,不時伴隨著按摩她的陰蒂,她不斷發出微弱的"啊...啊...."
讓男人更加的激動,男人的身體越發灼熱,他知道自己即將高潮,而她也知道。她一把抓住男人放在乳房上的手,暗示著男人。
床第間的默契在這時刻變的相當微妙,男人傾著全力謹慎又緩慢頂著她,發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喔...
她曉得他高潮了,持續靜靜的側躺著,讓男人繼續環抱著,他的身體開始微微冒汗,急促的喘息聲慢慢緩下,直到變成微微呼吸聲。
他睡著了,這半個小時多,她的身體面臨著身體需求及心理顧及寶寶的焦慮。感受著男人滿足的睡去,她也覺得累了,一起睡去。

自從她安心在家待產後,工作完全停擺,與夜間生活完全脫離,就連以前的姐妹想找她也找不到,因為她的手機號碼被技巧性的給換掉了,與其說換掉倒不如說是被收起來。
男人害怕以前的酒客會打電話找她,擔心她生完孩子之後會回去工作,一再一再的處心積慮要斷絕她所有對外的連絡方式,但是做得太明顯又會讓她起疑,於是他找了一大堆手機對寶寶的為害相關資料唸給她聽,才讓她願意不用手機,也因為這樣,她開始了無趣的生活。
每日睡到自然醒,醒來已經有煮好的養胎餐。三餐皆由鐘點阿姨處理,依照她喜歡的口味還有孕婦特有的喜好去變換,當然她想要吃的,阿姨都會幫她準備。
近期內她特愛吃酸辣口味,家裡不斷飄出泰菜風味的料理,他也很樂見。
過了兩人生活一個多月後,她開始不想只待在家裡,要求出去散步,他知道早晚都會阻止不了,也擋不,畢竟這已經不是以愛為出發點的理由,他只好承諾只要男人放假就會帶她去外縣市走走。
男人真的只要放假就帶著她到處去,幾乎全台跑遍,就是不肯讓她一個人獨自出去,就像是一隻美麗孔雀被關在漂亮的籠子內圈養著,驕傲的孔雀,華麗的羽毛外衣下,潛藏著莫大的孤寂。

某日,家裡來了一位中年婦人,她逕自入內,看見沙發便以高姿態坐在正中央位置上,她還在睡覺,不知道這個中年婦女即將給她一個震撼教育。
中年婦女安靜的坐在沙發正中央,雙手交叉於胸前,身上穿著酒紅色的套裝,脖子上掛了一條珍珠項鍊,臉上掛著一副黑色長方鏡框,她的思考著。若大的客廳,她環視著,睥睨的看了米白色的瓷磚地板,倒映著她自己的模樣。
她不斷打量著屋內的一切,另一隻手放在沙發扶手上頭不斷舞弄著那尖尖的手指頭。屋內的時鐘滴答滴答的走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到了11點多,鐘點阿姨一開門看到陌生的人,很疑惑的走進屋內問著:不好意思!?請問妳是.....?
她冷漠的臉看著鐘點阿姨:妳就是來伺候那個婆娘的!?
鐘點阿姨錯愕:您是太太的....!?還是先生的....!?
婦人沒表情:妳給我過來,喏!!這張菜單是妳今天的工作,做完菜就滾,做的不好吃明天就不用來了!快給我去廚房,不要浪費錢!
鐘點阿姨莫名其妙的接下那張寫了大概有十道菜的紙條:那...我出去買菜!?
婦人閉眼:不用,廚房地上跟冰箱都有,我都買好了!妳去做妳的事情,不要浪費錢!時間就是金錢好嗎!!
鐘點阿姨只好怯懦的走進廚房開始切菜,她因為太緊張,不時的發出鍋碗瓢盆碰撞的聲響。
婦人:妳這是哪門子的會做菜,吵死人了!!!
鐘點阿姨被婦人嚇到,不小心撞破了一個盤子。
盤子硬聲落下破裂的聲響,吵醒了她。
她揉了眼,緩緩的起身穿外套,走向廚房,問:怎麼啦!?阿姨!?
鐘點阿姨緊張:不好意思,盤子我會掃乾淨的。
她:沒關係,盤子再買就好了,別割到手。
鐘點阿姨異常緊張的模樣,讓她覺得納悶,這時客廳傳來:喔!婆娘睡到現在才醒啊!可真好命啊!天底下哪有女人可以睡到這麼晚啊!真的是好狗命!
她這時才真正清醒過來,看著鐘點阿姨慌張的模樣,才會意過來家裡出現陌生人。
她走到客廳:不好意思,請問妳是誰!?怎麼進來的!
婦人依舊坐著:妳就是那個婆娘啊!
她沒什麼表情:我有名有姓,沒必要這樣罵人吧!
婦人:罵人!?唉呦~~~還要臉啊!要臉就不會讓人家離婚啊!還懷上胎,怎樣!有孩子就拿翹啊!
她:請問妳是哪位!?再不說的話,我就請管理員來了!
婦人:妳過來給我跪下奉茶,我可是長輩!!!
她嗤之以鼻:跪下奉茶!?憑什麼!
婦人:妳最好是這樣做,要不然我不會承認妳的,要入我們家的門,可沒那麼簡單。
她有點激動,肚子越來越緊:妳到底是誰!!!!
婦人手一攤,整個人靠在沙發上:這要問問妳的同居人啊!
她越來越不耐煩,拿起客廳的家用電話撥出電話,等了約2分鐘,男人終於接電話了:喂!?怎麼啦!想我嗎!?
她聽著男人有點撒嬌卻又嘻鬧的聲音,依然忍不住怒意:請問有個長像微胖,身穿套裝,脖子掛著珍珠項鍊,臉上帶著方型黑色眼鏡的人是你的誰!?
男人聽到這裡發出了:蛤!?她怎麼會有鑰匙!?
她氣呼呼的:為什麼她能進來,還沒通知!!!!
男人想安撫她:那個....妳不要生氣喔!!!我等等請假回去處理!!
她聽到請假兩個字,感到困惑:請假!?為什麼要請假!?請她離開不行嗎!?
男人感到傷腦筋:我等等回去解釋,妳等我,不要生氣,要是氣壞了,對妳跟寶寶都不好啊!
她氣到掛掉電話!眼睛惡狠狠的瞪著那位婦人。
而婦人仍舊我行我素:妳就過來跪下奉茶不就好了,這有什麼難的!
她不想回應,婦人繼續說著:妳這婆娘那麼沒家教又沒禮貌,搶人家老公,破壞人家家庭,看來肚子裡面的小孩也是髒小孩啊!!!
她更氣了,但是不想回應。
婦人越講越開心:住在這裡那麼好啊!還有人給妳煮飯,妳是手斷了嗎!?要不要給妳包尿布啊!以為自己是誰啊!狗娘養的!!
她瞬間理智斷了線:妳說什麼!!!!!什麼狗娘養的!!
婦人講的得意:怎麼,講不得喔!就說妳是狗娘養的!!
她氣呼呼的衝向前去,一個箭步雙手抓著婦人的頭髮,大吼:妳說什麼!!!!!!!!!!!!!!什麼狗娘養的!!!!!!!!!!!妳給我道歉!!!!!!!!!!
婦人被她抓了頭髮,馬上抓狂,也兩手抓住她的頭髮,發出了異常尖銳的聲音:妳!!!!!!!!!!!!這!!!!!!!!狗!!!!!!!!!!!娘!!!!!!!!!!養!!!!!!!!!!!!!的!!!!!!!!!!!!!!!!!!!!!
鐘點阿姨發現狀況失控,想要把兩人拉開,可是兩個人都使足的力氣,誰也不肯放手!!!
鐘點阿姨覺得這樣會出事,趕緊打電話給男主人:那個....那個.....
男人: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鐘點阿姨非常慌張:太太跟那個婦人打起來了...

下一篇:惡魔的果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