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蘿蔔過生活トビー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左邊臉,左邊的心,左撇子,左岸的兔子。因為愛你,所以禁得起考驗。愛してるただキミだけ それだけ...
  • 24359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感情事:愛的果實之惡魔的果實。

 
 
續篇:愛的果實之  惡魔的果實
前情提要:一個未知的婦人出現在家裡,兩人大打出手,而男人還未回到家,鐘點阿姨不斷摀臉尖叫,不知如何是好。
 
兩個女人誰也不讓誰,婦人完全不管她是不是孕婦,使足了力氣呼了她一巴掌,而她已經氣瘋,根本停不下手,拼命的扯著婦人的頭髮,婦人因為被抓著頭髮痛到受不了,不斷發出哀嚎聲,但是婦人也不肯放開手,只會一陣亂打,不斷的揮到她的臉,不時聽到哀嚎聲還有呼巴掌的聲響!
 
女人們的尖叫聲及異常哀嚎聲已經驚動住戶,大樓管理員也被多間住戶通報要上來處理,甚至有人說發生命案.....
管理員苦惱的搭電梯到住戶們說的8樓2查看,急促的按著電鈴:請開門好嗎!!!!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有人在嗎!?
鐘點阿姨以螃蟹式橫著走法繞過她們兩個,兩手發抖的打開門:媽啊!管理員,快點,快點把她們分開啊!!!
管理員看著地上一團亂,家具擺設全部倒了一地,趕緊進門試圖把她們倆拉開,婦人囂張大喊:快!!!!把這個蕭查某拉走!!!!
她也不甘示弱:妳不可以汙辱我媽!!!!我不要放手!!妳道歉!妳給我道歉!!!
管理員一邊拉著雙方,邊用腳擋著兩個人的腳:妳們冷靜點!!!!!不要再打了!
忙亂中管理員被婦人呼了好幾個巴掌,而她死命不肯放手,地上已經掉了好幾根白頭髮。
鐘點阿姨也試圖拉開婦人,卻被婦人踢了一腳,跌倒撞到櫃子,肩膀挫傷...
管理員也火了,大吼:妳們兩個夠了沒!!!!!!!!
管理員火大後,用力的將兩人分開,終於!!!!兩人不敵管理員力大無比的蠻力,瞬間婦人倒在沙發上,而管理員一把抱住差點跌到的她。
三個人都氣喘吁吁的瞪著彼此,管理員:有話不能好好說嗎!!!!一定要用這樣打的嗎!?
婦人還喘著,眼睛瞪著她,不講話。
她則被管理員抱在側邊,也喘到不行,有點快軟腳。
這時,男人已經回到家門口,看到鄰居們都在家門口,他驚覺不妙!!!!
竄進人群,擠進家門,他感到洩氣,又覺得懊惱,覺得此分此秒有多麼漫長啊!
一進門就看到家裡世界大亂,看見還在對峙的兩個人,看見管理員護著她,另一手伸長試圖阻止婦人往前,看見鐘點阿姨倒在地上,摀著肩膀疼痛難耐的樣子。
 
混亂,一片凌亂。男人眼裡的溫暖家庭,變成這副模樣,他看著自己精心尋找的家具擺設全數毀掉,看著眼前的婦人,還有快癱軟的她,自己突然感到無力。
他看著管理員,無力的說:抱歉,還讓你上來幫忙,很謝謝你,後面我自己處理就好。
管理員看著他那一臉無奈的樣子,拍拍男人的肩膀後,逕自離去。
男人對著坐在地上的鐘點阿姨說:抱歉,這兩千塊妳先拿去看醫生,後面的醫療費用我會處理,妳在跟我請款。
鐘點阿姨拿著那兩千塊錢一跛一跛的拿著自己的包包安靜的離開。
當大門扣上的那個瞬間,8樓2安靜異常,外頭想要看戲的人似乎覺得沒戲可瞧,慢慢散去。
三個人各自在房間一角落,沒有人說話,也沒人開口。
婦人佔著沙發,不肯離開,男人站在廚房口正在思考,而她已經動了胎氣,躺在床上強忍著不適。
過了約莫一個小時後,男人開口了:阿姨,妳為什麼有我家的鑰匙!?
婦人眼神游移,吱嗚著:就....就......你上次忘在我那邊的!!
男人:妳確定!?妳知道我不喜歡有人騙我.....
婦人不知為何開始講話文不對題:我今天要弄一些好吃的給你吃啊!等等就可以吃了!
男人聲音低沉:鑰匙哪來的.....
婦人沉默,兩手放在膝蓋上,身體微弓:痾.....
看婦人不肯說,男人看到廚房一堆菜肉,開始拿起一盤一盤的菜往地上砸,每砸一盤子,嘴裡就唸著:鑰匙....哪來的!!!!!
看著婦人因盤子砸碎,身體震了一下,但口風之緊,不肯說就是不肯說。
男人怒火中燒,盤子一個一個怒砸:鑰匙是不是妳用偷的!!!!!!!是不是!!!!!!
順手摔出去一個大同電鍋,發出了很大的聲響,婦人終於微微發抖的說:我....偷偷打備用的.....
終於,終於聽到男人想聽的答案,他屏氣凝神:好!!!就是這樣,妳每次都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啊!!!妳是閒閒沒事嗎!!!妳只不過是我爸離婚的女人而已,搞到我這邊來,憑什麼!!!!蛤!!!!!!!!!!!!!
婦人被大聲吼著,身體微微傾斜,用手擋著:我是關心你啊...
男人怒吼:家裡給我收拾乾淨,馬上給我滾出去!!!
婦人點點頭:喔...
他再次吼著:還有把妳那些爛菜給我拿走!!!!我不要吃!!!!
他說完回到房間,暗暗的房間,他還依稀看的到她在床上的身型。他坐在床沿,手慢慢從她的小腿滑到她的胸口,再滑到她的臉龐。
摸著她發燙的臉頰,他驚覺不對勁,立馬打開電燈,他看到驚人的畫面,讓他這輩子都無法忘懷.....她身體捲曲在床上,而孕婦裝的裙襬已經被鮮血給染紅.......
他馬上用薄被把她包住抱起,用腳踢開房門,快速的要將她送往醫院。
婦人跪在地上撿凌亂一地的菜葉,看著這一幕,看著男人把她用薄被包著抱出房門,男人吼了一聲:看妳幹的好事!!!!!!東西給我拿著,去醫院!!!!
沿路上男人開著休旅車,一路橫衝直撞,可說是每個紅燈都闖,不在乎吃多少罰單,衝到最近的醫院去。
 
當她被推進急診室,直到推回普通病房,這路上她完全不記得了。
男人在醫院裡不斷飆罵婦人,直到婦人低頭喪氣的離開。
男人不斷的在病床前來回踱步,她依稀聽到醫生跟男人的談話聲,體力不支的再次昏睡。
她昏睡了兩天,醒來時人已經在加護病房中,她聽到了儀器"滴..滴..滴..."的聲音,微微張開眼睛,看見了醫院的天花板,還有男人在眼前不斷的靠近:茜茜妳醒了!妳醒了!!!
男人相當激動:你等等,我去跟護士小姐說!!
男人小跑步的離開,很快的又快步走回來,身後跟著一位護士小姐:太太,妳醒了啊!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先生,晚點醫生來巡房,再來看看太太喔!
護士小姐在床尾的板子上寫了一些紀錄,再調了點滴後離開。
男人緊緊握著她的手:妳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她:寶寶呢!?
男人眼眶泛紅:寶寶跟妳都沒事,只是妳要安胎到生產。
男人邊說邊擦的眼淚:我對不起妳,我早點回來就好了!
她沒什麼表情,虛弱的問:那個人是誰啊....
男人:她.....她.....
她:她是你媽嗎!?
男人搖頭:不是,她是我爸外面的女人,也是我的奶媽,我不想講她...
她痛到皺著眉頭:我肚子會痛...
男人眼眶泛紅:我知道...妳肚子被她踢到,還淤青...會痛很正常...
男人抓著她的手更緊:馬的,我等等也去踢她一腳,讓她知道什麼叫痛!
她:不用這樣,是我先動手的!
男人:為什麼動手。
她:因為她罵我是狗娘養的....她罵我沒關係,就是不能罵我媽...
男人:哀....我知道了...
 
原來,男人是由他父親外面的這個女人養大的,婦人為了讓他能夠接受自己,把他帶在身邊養著,想要藉由長期相處的方式,來讓他承認自己是另外一個媽媽的事實,但其實男人從小到大都知道,這個女的根本就是雙面人,他不覺得婦人是用心良苦,而是千方百計,用盡心機....
 
她覺得累了:辰方,我累了。
他:嗯....妳睡一下,現在妳只要好好休息就好,其他的我來處理。
她點點頭,閉上眼,沉沉睡去。
 
她果真在醫院躺到生產,男人每天都提著雞湯或是魚湯去看她,每天都跟她說寶寶的房間佈置了什麼,他買了什麼,等著她生產完回家去。
終於,寶寶在醫院的醫生跟護士照顧下,順利生產。
男人喜獲麟兒,開心的不得了,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
她生產後,過了三個小時才推回普通病房,男人為她找個單人房,要讓她好好靜養。
男人問著:妳坐月子要找妳媽來嗎!?
她搖著頭:不用,我也沒打算讓我媽知道,你找鐘點阿姨來就好。
男人:好,都依妳。
她不知為何想到什麼,問了一句:你對你前妻有這樣嗎!?
男人尷尬:沒有.....
她:為什麼!?
男人:其實我前妻是那個阿姨的遠房親戚,因為她真的很喜歡我,阿姨用了一些方法,我們後來就結婚了...
她疑惑:什麼一些方法!?
男人越講頭越低:就......就是......我喝醉了....一個月後她懷孕了....
她聽完沒多說什麼:嗯,我知道了,可以不用再說了。
男人點著頭:嗯。
 
她想了幾天,還是想要回去家裡坐月子,畢竟醫院跟家裡還是不一樣。
她很沒安全感,很想要回到那個熟悉的地方好好休息。
跟男人討論之後,醫生說在觀察一個星期,沒有其他狀況就可以帶孩子一起回去。
終於到了要離開醫院的那天,男人先把東西先放上車子,回頭再去接她跟寶寶。男人準備了安全座椅,讓寶寶可以在車上安逸的躺好,而她也不用一直抱著孩子。
路上男人:我請了一個保母,跟我們同一棟大樓的,在樓下7樓8,晚上孩子跟保母睡,其他時間妳可以好好休息。
她點點頭:嗯,你處理就好。
男人邊開車邊說著:那個鐘點阿姨會來給妳煮月子餐,菜單我都跟醫生問過了,妳放心吃。
她:你處理就好,我沒意見。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他們回到8樓2。一開門她看到客廳的擺飾全部變了,想必是那天跟婦人吵架那天都砸壞了吧!
她愣著,男人:我想說換個傢俱,感覺比較清爽,這樣好看嗎!?
她:我沒意見,你處理就好。
男人看著她冷漠的樣子,有點焦慮:妳要不要先休息,寶寶我來顧。
她看了男人一眼:我有點腰痠,我睡一下。
男人抱著孩子笑著:好,妳好好休息。
她回到房間,原本的茶色床單,已經全部換成藕色的床套組,她慢慢的側躺,把一半的臉埋進了柔軟的枕頭裡,深深的呼吸著,她才覺得自己有活著的感覺,那種些許的窒息感,提醒著她還活著的事實。
當她正想沉沉睡去時,聽到客廳傳來男人來回走動,嘴裡哼著不知所謂的吟唱聲,嘴裡念念有詞:我的寶貝,乖乖睡.....
她換了姿勢正躺看著天花板,看著一格又一格的天花板,突然覺得生活變得好規律,跟以前的夜生活真的差太多了!不免感到煩燥,但她又亟欲渴望單純的日子,她開始在這兩者之間起了矛盾。
想著想著她就睡著了,她甚至不知道男人進過房間。
男人把孩子放在自己腿上側弓產生的凹陷處,一手放在孩子身上,一手拿著遙控器看電視,他覺得孩子很像他自己而得意著。
正當他得意時,手機傳來簡訊,他看到婦人傳來的訊息:你爸想看孫子,明天方便嗎!?
他放下遙控器,單手回著訊息:先不要,她需要休息。
正當他想放下手機,拿遙控器時,訊息又傳了:看孫子而已,看一下就好。
男人有點不悅:我自己跟我爸爸講,不用妳傳。
當這句話傳過去後,男人便把手機關機,他實在是不想再看到垃圾簡訊。
晚間八點多,門鈴響了,男人一手抱著孩子,另一手開著門,原來是保母來了:鄭太太,妳來啦!那個寶寶要準備什麼過去!?
鄭太太:一條孩子睡覺的小被子跟枕頭,奶瓶三組,其他的我都有準備。
男人依序拿了保母要的東西,用藍色的購物袋裝好後,把孩子放在睡籃裡,一併讓保母帶走。
當孩子被保母帶走後,他走回房間,看見她側躺在床上,他走向前幫她把被子蓋好,輕輕的在她的額頭上親吻。
她被這個吻給吵醒:嗯...
男人:吵醒妳了嗎!?
她慢慢起身,側坐在床上:怎麼沒看到寶寶!?
男人湊過去坐在她身旁:保母剛剛來帶走了,妳有睡飽嗎!?電鍋裡有月子餐,要吃嗎!?
她點點頭,想起身拿外套保暖,男人阻止:別,妳別動,傷口要小心。
她這時才想起自己剖腹產,又坐回床上。
男人推了一台小推車,上面放了月子餐,她只好坐在床沿吃著。
男人在一旁:我跟妳商量一下,我爸想看孩子....可以嗎!?
她看著滿臉歉意的男人:嗯...好吧!但是....
男人:我知道,我不會讓阿姨上來的。
她:不是的,不要太晚來,他們要來可以,你要在家才可以。
男人鬆了一口氣:喔~當然,我當然會在家。
她點點頭,繼續吃著。
 
於是男人打了電話給自己的父親,說這個星期六中午可以過來看看孩子。
當星期六來到,男人不知為何在客廳來回踱步,像是在思考什麼。
她緩緩走出房門,問著:你有什麼事情嗎!?
男人:沒,沒事....
她直覺一定有事情:如果不想說,我以後都不會問了。
男人一聽,開始解釋:不是的,是我不想看到阿姨,我怕她又惹事。
她:你在家,她應該就不會了吧!
男人想了想:也是,她應該沒那麼大膽。
門鈴響起,他開門:你來啦!
一個老人家走進屋內,後面跟著婦人,另外還有一個女子一起入內。
男人有點不悅:為什麼找她來!!!!我沒說她可以來啊!
老人家:我們不會開車,她載我們來的。
婦人:別這樣嘛!我們等等就走了啊!
女子:對啊!別這樣嘛!我又不會幹嘛。
男人:最好是!
她手扶著房門框看著這幾個人,她感到這個女子不太友善。
女子看到她:杵在房門口幹嘛,出來拜見公婆啊!!!
男人:幹,哪來的公婆,是想惹事嗎!!!
老人家:別這樣,別這樣,妹妹不要這樣。
婦人幫忙緩頰:對啊!妹妹啊!人家女生又沒有嫁給妳哥,不用拜見公婆啦!
男人:不是來看孩子而已,話那麼多!
老人家:對啊對啊!孩子呢!?讓我看看。
男人到房裡把孩子抱出來,對她說:妳去房裡休息,這裡我處理。
她點點頭,走回房間。
後頭就聽到女子喊著:唉呦~~~~有這樣的媳婦嗎!?還沒入門就轉頭不理人啊!
男人:妳給我閉嘴!
老人家:不要吵架,妹妹啊!妳不要再講了。
婦人:對啦!妹妹,不要講人家不中聽的,要不然會被討厭耶!
男人吼了一聲:夠了沒!!!
這一吼,孩子被嚇到,頓時大哭起來:哇嗚))))))))))
男人這才冷靜下來:喔!秀秀秀,爸爸秀!!!
老人家:我這孫子哭啦!阿公抱抱。
婦人湊前去伸手想抱孩子,被男人給一個轉身閃開,他把孩子抱給自己的父親:來,給阿公抱就好。
說也奇怪,阿公抱著孩子後,孩子就沒哭,眼神放空,舔著嘴唇。
婦人笑著:這孩子還真像你啊!沒偷生啦!
女子:幸好是像哥,要不然誰知道是哪裡來的野孩子!
男人:嘴裡吐不出好話,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子。
女子瞪著:要你管!
男人:我也不想管好嗎!?
婦人又伸手,想從老人家懷裡把孩子抱走,男人一個箭步向前,馬上把孩子接走:好了,有看到孩子了,可以走了。
老人家:那麼快啊!
男人:誰叫你帶了不該帶的人來,搞的整間房子烏煙瘴氣的。
老人家:好啦!我下次自己搭計程車。
男人:你要看,我可以接你過來。
老人家點點頭。
婦人:別這樣嘛,你爸年紀大了啊,我陪他來沒關係。
男人:我就是不想看到你好嗎!?
女子:你很過份耶!好歹我媽也是把你拉拔大的,沒聽過養的大過生的嗎!?
男人:喔!所以就可以不斷的挖我爸的錢啊!可以自己刻章自己過戶啊!
婦人:那是誤會啦,我只是幫忙保管的嘛!
女子:對啊!我媽只是幫忙保管的啊!你想太多了!
男人:要不是我發現的快,我看我家財產都被妳們母女倆給吞了吧!
老人家:好了好了,過去的事情就不要講了。
 
男人也不想再講下去,也催促著她們趕快離開,省的他發飆。
等他們離開後,男人抱著孩子回到房間,她:你家也很複雜吼!?
男人:所以才說不想提到她們。
她:妳妹很嗆啊!
男人:她是嘴臭!犯賤,跟她媽一個樣!
她:所以是同父異母!?
男人:嗯.....
她:不管她了,我想睡覺。
她用腳慢慢往下滑,把被子拉上來蓋住自己:我現在沒精神理她們,你處理就好。
男人拍拍她的手臂:嗯,妳睡吧!
 
安穩的過了一個月後,孩子也滿月這天,男人的父親又說想看孫子,他親自開車去載父親到家裡來。
老人家入內後,急著想抱孫子:孩子在哪啊!
他:我去抱出來。
她正在餵奶,男人走了進來:我爸想看孩子。
她:等等就好,讓孩子喝飽,比較不會吵鬧。
這時老人家自己走進房間:我的孫子呢!?
男人用身體擋住:爸啊!她在餵奶啦!幹嘛進來啊!
老人家:喔!我不知道。
她可嚇壞了:你爸怎麼這樣。
他:他沒看到,我有擋住。
客廳手機響著,男人跟在老父親後面,順便將門關上,接起電話:喂!?
他:不用,不需要,不用你們來。
他講的急躁:什麼!!!妳們在樓下,馬的,我說不用了!
老人家:怎麼啦!怎麼又生氣了!?
他:你可以管管你那個已經離婚的女人嗎!?找了三姑六婆說要來慶祝我小孩滿月,我兒子滿月關她們什麼事情!!!
這時客廳的大樓對講機響著,他接起:啊....不要,不要讓她們進來。
男人怒掛對講機:爸!你下去處理,要不然就回去。
老人家委屈:這樣阿....
她抱著孩子走出來:來,給阿公抱。
老人家剛剛委屈的模樣頓時笑著:對,阿公抱!謝謝妳啊!
她:不會。
她轉頭看著男人:怎麼生氣了!?
他:那個女的找了一堆我家的親戚說要來看小孩...
她心底很清楚,婦人應該在盤算什麼:那這樣好了,你抱孩子下樓給她們看看,紅包收一收吧!
老人家笑著:對對對,下去收紅包。
男人突然好像想到什麼:對,那我們下去,妳好好休息。
男人跟老人家抱著孩子下樓去,她坐在客廳看電視。
男人下樓後,看到七八個親戚們:妳們來啦!其實是不用來的。
姑婆:怎麼可以不看,第一個男孫子耶!這個女的肚子爭氣啊!
婦人:不就是孩子嘛!男的女的都可以啦!
老人家緊緊抱著孩子:對啊!這是我們家第一個男孫子啊!快快快,給個紅討吉利啊!
男人:對啊,既然都來看孩子,那就包個滿江紅給我第一個兒子啊!看大家誠意啊!
二嬸婆:當然啊!六千六!!來(塞進孩子的強褓)
姑婆:來來來,一萬二(塞)
大家陸續塞了紅包後,男人對著婦人還有女子:剩妳們啦!誠意到哪裡啊!
老人家:爺爺還沒包呢!來,這張給孫子(拿了一張空白支票放進孩子的兜理)
婦人看到空白支票,眼睛都亮了:那個孩子給我抱抱嘛!幹嘛一直談錢呢!?是吧!?
女子:對啊!幹嘛不給抱啊!要不然是鑲金的嘛!?生他的媽也沒下來謝謝大家,還真給臉啊!
男人:我抱孩子下來已經給臉了,要不然你還想怎樣!
婦人伸手想抱孩子,男人又一把擋住,順勢抱走孩子:等等我請大家去吃飯啊!孩子還太小,我先抱上去。
老人家:對對對,給孩子上去啊!阿公下次再來看再來看啊!
正巧遇到保母鄭太太走出來,男人:鄭太太,妳要出去嗎!?
鄭太太:我下來拿信而已。
男人:那孩子提早給妳帶走,可以嗎!?
鄭太太抱走孩子,轉身進去大樓社區。
婦人看著那空白支票望眼欲穿的模樣,男人看著感到有趣:妳的誠意呢!?
婦人:唉呦,忘了帶紅包啦!下次,我下次包啊!
女子:包什麼紅包啊!只不過是生了一個孩子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
同行的某個阿姨講話了:是啊!生一個孩子的確是沒什麼大不了,人家只是那麼湊巧生了一個男孫子,這真是了不起啊!哪像誰啊!只會生女的!
這話一出,刺中婦人也順便刺了男人的前妻一把!
 
女子氣極敗壞:阿姨啊!我們都是女的耶,妳這樣說不是也在說妳自己!
某阿姨:我吃鹽比妳吃的飯還多,多嘴!小孩子去旁邊晾,沒妳的事!
婦人:我們都算是親戚啊!幹嘛講話那麼酸!?
某阿姨:唉喲!誠意都沒做成,還敢說是親戚!?
姑婆:對啦!誠意做了才算個數,這個數可別比我們低啊!虧妳到處說妳拉拔人家辰方長大的奶媽啊!
婦人頓時沒了表情:這...
二嬸婆:對啦對啦!不是說妳最顧辰方,還疼他比自己的孩子還疼!?這個誠意沒做足,不行喔!這個數要對喔!
女子嘟著嘴:媽!!!!你快說啊!!
某阿姨:今天妳找我們來不是明擺著要給那個狗娘養的女人難看嗎!!?用錢甩她巴掌啊!
婦人一臉尷尬,沒整到茜茜反倒是整到自己。
就在這一來一往之間,婦人陷入自己下好的圈套中,她只好:那個我去領錢嘛!買個紅包,不就行了!
姑婆:包多少啊!說說!
女子:我媽有包就好了啊!姑婆妳就別管了!
姑婆:不對啊!她自稱人家媽媽的人,可要包大一點,不能隨便亂包啊!禮數要做到啊!
女子:問題是人家那個女的都沒下來,哪來的禮數啊!
某阿姨:這話不對,那個妳媽說的狗娘養的女人並沒有嫁給妳哥啊!也只能當成一個外人,沒下來正常啊!
二嬸婆:所以包多少!?
婦人被追問的直冒汗:那就.....一萬八吧!
姑婆:唉喲!多我六千啊!
某阿姨:多我八千耶!
二嬸婆跟其他人吆喝著:不知道爺爺包多少吼!
爺爺笑著:呵呵呵,我讓辰方自己添,都可以,都可以!
辰方:我啊!應該會填個十萬吧!
爺爺笑得更大聲:好!!好!!!給孫子沒關係,給,給!!爺爺給的起。
辰方斜眼撇著婦人:所以請問妳這個自稱是我媽的奶娘大嬸要包多少,妳從我爸那邊也挖了不少吧!應該是有錢可以包個誠意吧!
婦人一臉鼓紅的模樣,想必氣壞了。
女子:哥!!!你有必要嗎!!!!十萬咧!還當那孩子是鑲金的嗎!?也不過是個狗娘生的孩子!
老人家走到女子面前呼了一巴掌:妹妹啊!妳是說妳哥的孩子是野孩子!?
女子摀著臉哭成淚人兒:媽~~~~~~~~爸打我啦!他從來都沒打過我!!!竟然為了那個女人的小孩打我!
婦人用身體擋在前面:別打了!她還小啊!哪懂個什麼啊!
辰方:喔!還小啊!都25歲了還小啊!
婦人覺得事情演變越來越糟,趁機拉著女兒:蓓蓓啊!我們回去!
姑婆跟其他長輩擋著去路:還沒包誠意啊!
婦人:好啦!我包16萬給辰方的孩子!
蓓蓓:媽!!!幹嘛啦!!!
婦人斜眼瞪著蓓蓓:別說了!這個狀況還看不出來!?閉嘴!
二嬸婆:我家離妳近,我跟妳去領出來啊!美枝。
婦人不知為何聽到自己的名字被唸出來,突然覺得羞愧:喔....那就....回去領。
 
這場鬧劇終於落幕,一群人被呼來,原先要給茜茜一個洗門風,結果卻讓自己白白損失16萬.......
辰方一上樓,馬上告訴茜茜:妳知道剛剛有多精彩嗎!?
一五一時的告訴茜茜過程,茜茜聽得直笑著:我這狗娘養的生了這個孩子也算是可以了!進帳不少,是該開心一下!
辰方:妳不生氣嗎!?她們都叫妳狗娘養的...
茜茜:我在酒店上班的時候,還有人叫我破麻、賤女人,多一個狗娘養的好像也沒差了吧!我現在可以接受了....
辰方聽的愧疚:孩子身上的紅包跟支票都給妳,看妳要買個什麼都好。
茜茜:我存起來給孩子當教育基金,以後才不用擔心孩子未來的生活。我被生活追的很苦,苦過,我不想要我的小孩跟我一樣辛苦。
辰方:我對不起妳,我以後會當個好爸爸的。
茜茜:你本來就不是一個好爸爸,你前妻跟孩子應該都沒辦法原諒你,別在我面前說你要當好爸爸或是好老公。
辰方被這些話攻擊的體無完膚:喔......
茜茜:別覺得不高興,你的紀錄多不良,這都不能說因為娶了一個不愛的人為妻可以做的事情。
辰方更加羞愧:嗯...
 
茜茜想要過平靜的日子,所以能避免跟三姑六婆碰面的機會,就盡量避免。
只是事情都不會讓她想的那樣簡單,就在三個月後,因為辰方的父親生日,全家人全員都要到齊,包含老人家離婚的兩任老婆,還有辰方的同父異母妹妹蓓蓓,前妻跟三個小孩都要到場。
這是一場女人之間的戰爭,而茜茜似乎沒有把這些看在眼裡。
心想,只要辰方在現場,應該就會平安度過。
終於到了老人家生日的當天,女人們都要齊聚廚房幫忙,辰方的媽媽是主廚,蓓蓓的母親負責切菜、配菜,蓓蓓被叫去洗菜,辰方的前妻買菜,茜茜則是端盤子。
這一尷尬又不得不看著老人家的面上,硬是把一群不太相關,卻有關係的一家陌生人擠在一個廚房裡。
老人家抱著辰方的第一個兒子小雨滴在客廳看電視,辰方則看著前妻的三個女兒寫功課。
 
廚房間。
辰方的媽媽:美枝,醋溜魚配好了嗎!?
婦人心不甘情不願:喏...這裡。
蓓蓓邊洗菜邊唸:會煮了不起喔!
辰方前妻幫忙挑菜:會煮就差很多了。
茜茜沒講話,等著端菜。
婦人看茜茜閒閒沒事:妳!!!就是妳!!!過來擦地板!髒了。
茜茜看著陌生的廚房:沒拖把!?
蓓蓓笑的賊:用抹布跪著擦才會乾淨,學學人家大嫂好嗎!?妳這...個...狐狸精!!!
辰方前妻,美惠:抹布給妳,喏!?
茜茜接過手,蹲下來慢慢推著磁磚,才擦個幾下,婦人的腳就踩住茜茜的手指頭:哎呀,妳怎麼那麼笨啊!擦一擦不會手拿開嘛!!
蓓蓓笑著大聲:沒看過那麼笨的人,連擦地都不會,只會被插吧!
美惠沒給好臉色:快擦擦去洗手,要端菜了!
茜茜沒說什麼,趕緊把地板擦好,走到洗手台要洗手時,被蓓蓓擋住:妳這個髒鬼,這裡在洗菜耶!去去去!!去廁所洗啦!!!走開!
順勢潑了茜茜一臉的水,笑著:妳這狗娘養的...
茜茜不想發怒,她只想趕快端完菜吃完就馬上離開。
要轉身離開前,突然美惠伸出腳來,絆了茜茜。
頓時間,茜茜跌到在滑溜的磁磚地板上,雙手跟膝蓋直接撲地,扭傷了手腕,膝蓋也瘀青了。但是跌到的聲響已經驚動辰方,他趕緊跑進來廚房:怎麼了嗎!?
看著茜茜跌在地上,他趕緊把她抱起:妳受傷了...怎麼回事!
辰方的眼神掃過廚房的每個人,他問:怎麼一回事!?
蓓蓓:是她自己跌倒的好嗎!?不要只會怪我們!
美惠繼續挑菜,不講話。
婦人:對啦!她自己跌倒的,可不關我們的事情喔!
辰方的母親:好了,讓她出去幫忙好了,孩子也該餓了,去餵奶吧!蓓蓓妳來端菜!
蓓蓓:大媽!!!為什麼是我端菜!
辰方母親:誰叫妳們沒事找事做,去端菜!
辰方聽到這裡就知道剛剛茜茜跌倒應該是被她們整的,於是乎,辰方一把抱起茜茜走出去:那我就帶我心愛的女人去休息好了!
辰方把茜茜抱到客廳的沙發放下:我幫你擦藥。
茜茜拉著辰方:不用了,我沒事。
 
蓓蓓因為被叫去端菜,心裡非常不是滋味,看到茜茜竟然可以不用幫忙,心裡越來越不爽。把美惠叫去一旁竊竊私語,不知道在討論什麼。
終於分工合作兩個小時後,桌上有十菜一湯。
陸陸續續大家都坐下,大圓桌顯得相當擁擠,這時婦人說話了:要不然茜茜去客廳吃好了,這裡沒位子了。
辰方:為什麼是茜茜去那邊吃,而不是美惠帶三個小孩去客廳吃。
蓓蓓:拜託,哥!!!那女人跟你又沒登記的,幹嘛跟我們坐。
老人家:好了好了,擠一下就好了啊!
辰方母親:要不然這樣好了,美惠妳拉一個小桌子過來,三個孩子跟蓓蓓去坐那邊。
美惠不敢吭聲,默默的就去把客廳的小桌子拉過來,要孩子們去坐好。
辰方:這樣位子不是就空多了。
老人家:對啦!這樣好啦!
用餐席間,蓓蓓只要看到茜茜想夾哪道菜,她就故意搶先一步夾走!
美惠因為丈夫被奪走,不時用腳踢著茜茜受傷的膝蓋,想要踢走她。
婦人剛好坐在茜茜的旁邊,只要起身要夾菜,就會故意用手肘撞到茜茜的臉。
這一餐吃的相當不堪......
 
當大家用餐完畢要離開的時候,婦人跟其女兒還有辰方前妻跟三個孩子碗筷全部放在桌上就要走去客廳,茜茜想也知道是要留給她洗的。
她一個起身喊著:原來妳們都是來老先生家裡作客的啊!那我也該走了!辰方~~~來!孩子抱著我們走吧!
老人家一聽焦急:別!別那麼快就走啊!才剛吃完飯。
茜茜:老先生,我是客人,來這裡吃飯已經被左拐右腳絆的,因為您今天生日,所以我忍,但是現在飯已吃飽,結束她們留一桌碗筷是要給我洗!??
老人家臉一沉:全部都給我去把自己的碗筷都洗了!才可以走!
這一句講完,原本在客廳的人都跑進廚房趕緊把自己的碗筷洗一洗,才敢離開。
茜茜一直站在原地,辰方抱著孩子也沒說話。
大媽開口了:茜茜,既然是客人,那就客廳吃水果,讓壽星多抱一下孫子在走。
茜茜笑著:大媽,還是妳明理,那我就不客氣了!
辰方:媽,來,我們去吃水果。
茜茜把孩子抱給老人家:來,給爺爺抱喔!
老人家一接到孩子就笑的合不攏嘴。
 
美枝在一旁冷眼碎念:走著瞧!
蓓蓓很火大的吼著:爸!!!只不過是生了一個兒子!有什麼了不起的啊!
美惠在一旁猛翻白眼:難道女兒就不是自己的孩子嗎!?爸!?
老人家清清嗓門:我想我應該要把話說清楚,在這個家,只有男的才可以繼承家業,女生我也疼也愛,但是就是不能繼承。所以啊!美枝,這就是根妳離婚的主因,不是不給妳錢,每個月給妳五萬生活費,妳還貪到我兒子的去,那就是不應該啊!
美枝愣著,恍然大悟:就這樣!?
老人家:要不然妳以為是什麼!?
蓓蓓:爸!那你不疼愛我,你只能哥哥!!!
老人家:爸爸也疼妳啊!每個月給妳兩萬當生活費,其他吃住妳都不用煩惱,有什麼不好!?
美惠在一旁不想講話,撇向一邊。
老人家:美惠啊!今天辰方會跟妳離婚,也是註定啊!妳就看開吧!不是妳的,最後依然不會是妳的。
大媽:今天事情講開了,我這一個人也清閒的很,看來也不用隱瞞啦!
老人家:隱瞞什麼啊!?
大媽:老伴啊!當初你以為我外遇,其實那個男人我根本不認識,就一個推銷的人,而且是美枝介紹給我,要不然我這姿色能外遇嗎!?是不是,美枝!
婦人聽的開始冒汗,不斷用著衛生紙擦汗:哪是啊...那個人只是賣東西的,我怎麼知道大姐會...
老人家:其實美枝啊!妳不了解妳大姐,她不會說謊的人,只要說了,我就相信。
美枝冷汗一顫:我....我...
蓓蓓:媽!?妳幹嘛緊張!?
美惠突然:那個爸,我先帶孩子離開,太晚回去,明天上課啊!
老人家手揮了一下,表示可以離開。
茜茜:也晚了,我們也該帶孩子回去休息了。
老人家:茜茜啊!今晚這餐讓妳受委屈啦!我都看著,別擔心,不會受假的。
辰方:爸,那我們先離開,你跟媽好好講。
老人家點點頭:我生日這天可以清清楚楚的,的確是可以好好談啊!那個美枝啊!妳跟蓓蓓先回去吧!我要早點休息啦!
 
看場面大家都陸續離開,美枝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也不得不離開,她回頭:那個老伴啊!明天我給你帶巷口那間燒餅,你愛吃的,好嗎!?
老人家:不了,那燒餅對我這口牙,已經不適合,妳就別買了,明天也不用來,我累了。
美枝臉一陣青一陣白:那...我們回去了!?
老人家沒看著,只有揮著手要她們母女倆先離開。
那屋子剩下老人家跟大媽,兩人看來有許多話須要講清楚了。
 
茜茜在車上問:妳媽真能忍啊!?
辰方:哀...明知道是這樣,但我媽就是忍下來了。妳咧!不也忍了!
茜茜:我那不是忍,是讓你爸看她們怎麼對我的!
辰方:喔!?原來是這樣,妳真調皮。
茜茜:我不是調皮,是心機。說我心機重剛剛好,因為她們的城府深啊!剛好啦!
辰方:難怪你會在出門的時候就跟我說,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插手,就是這樣原因!?
茜茜:對....
茜茜自從被踢中肚子,差點讓孩子受到波及,已經在心底埋下復仇的因子。
她看著辰方:要是你讓我不好過,我也不會放過你。
辰方緊抓著方向盤:是的,我的茜茜。
 
就在那天之後,老人家宣布跟元配重新登記,不辦婚禮也沒有公開,只有自家人到場關禮,大家喝甜茶,吃頓飯就結束。
受邀請的美枝氣的不得了,似乎是快到手的鴨子飛走了,憤恨不平,開始洗腦女兒:妳可要從妳爸那邊多挖一些過來,將來可沒妳的份囉!
蓓蓓聽著聽著心眼也起來:要不,媽!!我叫爸買棟房子給我們住啊!
美枝:好喔!妳是他女兒,是應該給!!!
蓓蓓立馬跑去:爸,你跟大媽現在登記了,恭喜恭喜!只是大媽現在搬來跟你住,那可不可以買個房子給我跟我媽啊!我現在住的那邊有點小,你也知道我媽潔癖啊!每次都搞得我很緊張耶!
老人家今天很開心:呵呵呵,可以啊!那就給妳一間。
蓓蓓開心的不得了,親了一下老人家臉頰:謝謝爸!
親完馬上跑去跟婦人報消息,腳步輕盈啊!
大媽看著蓓蓓走遠:那要哪間給她們啊!
老人家拍拍她的手:恩華啊!我知道妳不會小氣的,我處理就好。
 
之後,老人家真的給了蓓蓓一間房子,登記在蓓蓓名下,但是條件是:蓓蓓未滿40歲之前,房子不得以任何條件賣掉或是轉讓。
蓓蓓一拿到房子很開心,可是美枝可笑不出來。
因為地段不是她想的那棟,而且離精華區域有點遠,最氣的就是竟然要等蓓蓓40歲之後才可以變更,她覺得根本撈不到好處!
這件事情傳到辰方耳裡,他嗤之以鼻:那個女的看來是得不到好處了!
茜茜:為什麼!?
辰方笑著:因為蓓蓓40歲那個女的都幾歲了!搞不好掛了!
茜茜:說的也是!
辰方:那要不要來也處理一下我們兩個了!妳看啊!我爸是不會虧待妳的。
茜茜:所以是你爸要娶我!?不是你!?
辰方尷尬: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們也可以去登記,我家其實還算可以的。
茜茜:問題是我不想要你靠著老父親才能給我們好日子過啊!
辰方:難道妳想出去工作!?回酒店!?
茜茜搖頭:不是,我曉得你在顧慮什麼,不就是顧慮那些酒客會來找我,或是我那些姐妹們要拉我回去上班!?
辰方有點顧左右而言他:不是的,我.....
茜茜:把我手機拿走,家裡也沒家用電話,只給我網路,你在才能出門,這樣還不明顯嗎!?
辰方臉都紅了:我......我怕妳離開我。
茜茜:你把我當籠中鳥在養嗎!?我可不是你的寵物!
辰方:別生氣,我....手機還妳,妳要出去也可以,只是別讓我擔心....
茜茜:好啦!我要出去也是不方便,你有時間就陪我出去,這樣各退一不可以嗎!?
辰方笑的像大男孩似的:好啊!好啊!
 
看似日子過的衣食無缺,一家三口也幸福的過著。
可是卻在某次到遠百逛精品時,意外遇到以前的酒客豪哥之後,開始起了變化。
辰方一如往常的抱著孩子,茜茜產後恢復體態,身材曼妙看的出來,只是她知道辰方式醋桶,穿衣上會選擇較為寬鬆的。
正當他們在百貨公司裡慢慢逛著,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好久不見啊!茜茜!
茜茜聽著有點熟悉又不太記得的聲音,回過頭:嗯!?
豪哥開心走過來,展開雙手,試圖要抱茜茜,被眼尖的醋桶辰方一個箭步像前擋住:那個,有什麼事情嗎!?
茜茜被辰方的身體擋住,忍不住笑意。
豪哥被辰方的舉動嚇到:這位是!?
辰方顧不得手裡抱著孩子,趨向前緊握住豪哥的手:你好你好,我是茜茜的老公啊!
豪哥馬上警覺:喔喔喔!抱歉啊!想說看到老朋友,打個招呼啊!別緊張。
不過豪哥也快手的越過辰方,拍了茜茜的手膀一下。
這舉動馬上引起辰方的醋意: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們夫妻倆要先走啦!
茜茜笑著:豪哥,不好意思啊!我們先走了,改天有見面在聊。

最後一篇:果實的滋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