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蘿蔔過生活トビー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左邊臉,左邊的心,左撇子,左岸的兔子。因為愛你,所以禁得起考驗。愛してるただキミだけ それだけ...
  • 243592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的果實之嚐盡果實的滋味。

辰方繼續追問:為什麼他拍你的手臂,妳沒閃開!?
茜茜吐了一口氣:誰會知道他會突然拍我的手臂!?你別鬧了!好嗎!?
辰方不死心:那妳為什麼回他有機會再碰面這種話!!!這妳能講嗎!!!
茜茜深呼吸:那只是客套話好嗎!?幹嘛那麼認真!
辰方追著茜茜不斷追問那個豪哥是哪裡人,做什麼的,住在哪裡,認識多久了,能問的通通都問了!
但是也難怪辰方會擔心,因為豪哥條件不錯,身高180左右,體型健美,加上長的不錯,留個絡腮鬍那頹廢又酷的模樣,連男人都會有戒心。
茜茜真的被辰方給問到火了:你就那麼沒自信!?
辰方氣著:我不是沒自信,是他看妳的眼神不對啊!
茜茜:哪裡眼神不對,不就是那個樣子嗎!?你有沒有道理啊!
辰方:不是,他是妳以前的常客,我一定會擔心的啊!
茜茜:就認識的酒客,你也太誇張了吧!
辰方:這明明就不誇張,是妳不檢點吧!
茜茜發火:不檢點!?是嗎!?好,那分開,孩子一樣留給你,我走!
茜茜隨即收拾行李:你買的我通通還給你,你手機還給我就好,一刀兩斷!
辰方驚覺自己說錯了什麼,趕忙衝向前拉住茜茜的手: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茜茜大吼:要不然不檢點是什麼意思!!!我根本也沒認出他,說我不檢點是什麼意思!!!!他要伸手來拍我,我根本就不會知道,是哪裡在不檢點!!!!!你告訴我啊!!!!你告訴我哪裡不檢點啊!!!!說啊!!!!!
辰方看著眼前的女人,生起氣來氣勢比自己還強,眼看可能無法收拾,他湊向前:我說錯了,對不起.....
茜茜不肯理他,轉頭就拉一個袋子把自己的東西猛力往袋子推進去,辰方在一旁苦苦哀求:不要這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為我不能失去妳啊!!!拜託妳!!!拜託妳~~~不要生氣了!!!
辰方死命拉著茜茜的手不肯放:我知道錯了!!!!是我說錯話了!!!
糾結了兩個小時,茜茜似乎累了,這把火被辰方給點燃,醋意濃厚卻讓茜茜第一次感到焦慮,她感覺到以後要是有男的跟她說話或是靠太近,可能就會有今天這樣的爭執。
她撇著眼:放手,我要去睡覺了!你去睡沙發!別想用打一砲來解決這樣的事情!
辰方一聽到茜茜不走了,馬上快步走到客廳:好好好!!!妳睡,我不吵你。
就這樣,第一火在今天點燃。那以後呢!?
 
果不其然,幾次外出都因為茜茜長的不錯,好身材藏不住,接連幾番出現愛慕者示愛或是接近,讓辰方醋桶打翻好幾次,每次茜茜都讓他去睡沙發反省,幾次大吵一架之後,辰方也開始擺爛,索性不帶茜茜出門。
茜茜也不是一個說不出門就真的乖乖待在家裡的人,很快的兩個人又為了茜茜自己獨自出門,不接電話等等事情又吵了好幾次。
每次爭吵就讓兩個人冷戰好幾天,時間從一天就和好,到後面根本整個星期都不講話也不理會對方。
但辰方是自私的,他不斷催促著茜茜趕緊跟他登記結婚,每次都被茜茜拒絕,辰方越來越沒有安全感,甚至認為茜茜根本就是還想往外發展才不願意跟他登記結婚。
 
時間一久,辰方開始晚回家,茜茜也不以為意。
慢慢的,茜茜開始發現辰方身上都會有一些淡淡的香味出現,每次下班回來辰方身上都會有濃濃的酒味,茜茜大概明白,這個男人已經疲乏了。
就在某天茜茜要把辰方的衣物拿去洗時,辰方的口袋裡翻出了一個女人的耳環,他終於還是往外發展了吧!茜茜是這樣想的。
辰方那天一下班,比原本預定回家的時間晚了兩個小時,他一進門,茜茜就把耳環拎在辰方眼前晃著:怎麼!?有別人了!?
辰方發現紙終於包不住火:就.......別人忘的。
茜茜:所以這個意思是我們可以分手了!?因為你外面有女人了!?
辰方:那只是玩玩啊!!!!又沒什麼!
茜茜:你不知道女人要是故意把耳環放在男人的衣物裡面是什麼意思嗎!?
辰方:我管她想什麼,反正我沒那個意思!
茜茜:我說過了,只要你在外面有別人,我們就結束。
辰方:有必要大驚小怪嘛!!!!
茜茜:隨你。
茜茜走回房間,把自己反鎖在房內,她老早就把行理整理好,想要狠心的
離開。
突然,她眼前佈滿眼淚,她覺得好累好累。
客廳裡,辰方來回走著,他講著電話:妳幹嘛把耳環放在我的衣服口袋!?什麼意思啊妳!!!
對方不知道回了什麼,辰方有點激動:不准妳這樣做!!!我不可能跟妳在一起!
辰方越講越小聲,大門扣上,他到外面講電話去了。
茜茜吐了一口氣,看著這個兩個人的家已經蕩然無存,失望的拿著外套就往外走去。
她頭髮有點凌亂,用著大的鯊魚夾夾著頭髮,在路上不知走了多久,她感到可悲,覺得失落。
而我,就是在那個時候遇到她的。
就在那個時候,我剛搬到台中沒有很久,我剛好要赴約,想說就在附近,走路過去就好,卻在身後聽到有人叫我:陶比!陶比!
我回過頭,我看著她向我跑來:真的是妳!!
她紅著眼眶,氣喘吁吁的拉著我的手:真的....真的是妳。
我摸了她的頭,看了看她: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妳,還好嗎!?
她紅著眼眶:我...我想跟妳說說話......(省略這裡,詳細請看第一篇 #愛的果實 的前中段)
 
在我的房間裡。
她從未在正規的道路上,卻為了自己變成第三者哭泣!?
她嚎啕大哭的說著自己的小的,我想我已經明白她就算不去在意自己破壞她人的家庭,但是內心的罪惡感還是無法抹滅。
從頭至尾她都沒有對美惠說過一句難聽的話,因為她曉得自己是對不起她的。
她哭著說辰方外面有女人,最後查證赫然發現竟是以前酒店的姐妹之一,而且跟她非常要好。
面對好友與男人同時的背叛,在加上罪惡的自己,獨處時她終於崩潰。
卸下了武裝的臉孔,剩下的僅僅是那份卑微。
 
我不斷拿著衛生紙擦拭著她的眼淚,最後她哭到累了,直到睡著。
我在一旁啃著芭樂,這結果似乎跟我當初擔心的已經極為吻合,倔強又驕傲的她,遇上了容易變心的男人,說歡場有真愛嗎!?
有,曾經。
曾經有個男人為了她如痴如狂。
曾經有個男人為了她拋家棄子。
曾經那份熱情如火的愛戀,毀在男人的拋下的牢籠裡。
曾經男人以為可以掌握她的一切,而如今卻被自己給毀了。
能挽回嗎!?
能拋下嗎!?
能不回頭嗎!?
 
那天晚上,我送她回去,外子在樓下等我。
我對辰方說:人我給你帶回來了,你想要怎麼解決,我不過問,但是不能再讓她傷心了。
辰方滿臉歉意:我只是覺得茜茜都把我綁住....
茜茜拼命掉眼淚,我:你確定嗎!?我怎麼了解的是你把她限制在先!?
辰方:那是因為我擔心啊!
我:你說對了,她就不會擔心你嗎!?你看看她,要是不擔心,會哭成這樣!?
辰方更加內疚:我.....知道了。
我:我覺得你應該是慣性出軌的人,真夠花心的了!
辰方:我是真的愛茜茜。
茜茜哭著:你騙人,愛我還會跟小妮搞在一起!?你以為我不知道那是她的耳環嗎!?
辰方臉整個紅了:抱歉.....
我:看你們要繼續下去,還是要分開,兩個人好好討論,我先走了。
茜茜:妳不要走......
我:別這樣,妳知道我勸合不勸離,所以我也不好說什麼。
辰方:我會跟茜茜討論好要不要繼續下去的。
茜茜:你別碰我。
辰方原本要安撫茜茜,試圖要搭她的肩膀,被拒絕了。
我回過頭:茜茜,如果這個男人妳真的要繼續下去,就不要一直那麼強硬。不過辰方,愛一個人不是綁在身邊就是愛,不是只看你一個才是愛你,你這種愛法會讓人窒息的。
辰方:我怕....
我:如果不相信她,就算了吧!
辰方:嗯....
 
我推開了那道厚重的門,搭電梯下樓。
外子接我上車後,我把剛剛的事情跟外子說了一下,他沒多說什麼,只是很安靜的聽著我講,因為我講的好氣憤啊!!!
我飆罵著:為什麼你們男人可以這樣說不愛就不愛,為什麼你們男人可以現在愛這個,轉頭就去愛別人!!靠!!!!!
非常可憐的就是我老公了,被我一路飆回家,他也只能嘆氣再嘆氣。
 
而茜茜呢!?
最後有跟辰方在一起嗎!?
一年後,他們確定登記,茜茜的肚子裡有另外一個寶寶。
茜茜的壞脾氣一樣沒變,只是他們兩人的相處變好了。
我以為,所有的事情都會落幕,只是沒想到,辰方最後還是不改沾邊的個性...
 
為什麼我會說辰方不改沾邊的個性呢!?
茜茜懷了第二胎後,百般不適,身體不舒服根本就不可能讓辰方碰一下,脾氣也變的火爆,所以兩人恩愛沒幾日好光景,辰方又假藉工作加班之名,跟同事去泡茶間,裡面都是泰國女人,各個都是騷嬌高手啊!辰方跟同事當然夜夜留連,每次都喝到爛醉才要回家。
茜茜一開始覺得男人愛玩,只要孩子生了辰方就會改變,哪知道第二胎生了之後,辰方覺得茜茜的身材不像以前那樣曼妙,開始嫌棄茜茜的身材。
茜茜也很努力的減肥,但第二胎生完後,卻沒有像之前那樣容易瘦回去。
被嫌棄的身材,孩子的哭鬧,茜茜的臉色,經濟的壓力,自己的逃脫,都讓辰方選擇留在外頭花天酒地也不要提早回家。
這天辰方又喝個爛醉回家,茜茜見狀:你可以不要這樣嗎!?全身酒味回家!?到底有沒有想過孩子還小,這樣喝下去還行嗎!?
辰方借酒裝瘋樣:誰說的!我還不是好好在這裡,難道在家裡喝,點妳的檯嗎!?
茜茜很火:那你就在家喝啊!喝死你!!!
辰方黃酒下肚,性致上來,想把茜茜推到床上,茜茜推開他,打算讓他睡在除了床以外的地方。
辰方也醉了,身體不受控制的癱軟,茜茜乾脆讓辰方躺在地上。
她要進房間之前,踢了辰方的身體:喝死你!
隔天辰方醒來,頭痛欲裂:啊....
茜茜從房間走出來:你老兄終於醒了嗎!?
辰方敲著頭:可以不要再說了嗎!?沒看到我頭痛嗎!?
茜茜:你犯賤啊!愛泰國的女人嘛!喝死你!
辰方:夠了沒!那些女人各個都比妳溫柔!
茜茜不甩他,逕自回到房間關起房門。
沒多久就聽到辰方關起門,離開房子了。
日復一日,這樣的狀態也僵持了半年有餘,茜茜終於受不了,跑來找我哭訴辰方最近的作為多過份。
看著眼前的茜茜,完完全全失去自己原本的光環,剩下的竟是一臉槁黃。
我:哀......妳把自己搞成這樣,他當然看到妳就倒彈啊!
茜茜:還不都是他害的!我會變成這樣我願意嗎!?孩子難顧,保母都不想帶,我只能自己帶著啊!
我:我曉得,也知道妳現在很辛苦,只是妳還是不能讓自己變成黃臉婆的樣子啊!
茜茜哭著:我怎麼會知道自己也會成這樣,我怎麼會曉得自己完全都不想打扮了!想到就累了!
我:妳回去想想兩個人這樣下去還行嗎!?
茜茜邊哭邊說著這大半年他們每天都在吵架,日子過得很緊張又孤單。
讓她發洩完後,她臨走前還是對我說:謝謝妳聽我發洩,我會想想的。
這一走,她又沒連絡了。
在同一個城市,不同區域的過著各自的生活,我管不了她,她也不一定聽的進去我說的。
 
又這樣,又過了一年,當我再次看見她的時候,她已經是三個寶的媽了!
辰方果然是肉食性動物,重肉慾又佔有慾強烈,深愛茜茜卻又拈花惹草,這樣聽著茜茜感嘆的說著自己這幾年來,不曉得跟辰方大吵幾次,離家出走多少次。
她懷裡抱著一個,手裡牽著一個,最大的兒子已經會跑會跳了!
她邊聊邊顧著孩子:我想出去工作,每次想出去工作他就想偏,就會覺得我又要回去酒店了!我說我會找個正常上下班的工作,可是他就是不肯,說什麼也不願意我外出工作,他只會回我拋頭露臉的不要!照他這樣說我根本找不到工作啊!
我:要不然妳找找不用外出的工作呢!?
她:我後來就弄網拍啊!我就用我自己的錢去買貨,然後在上網賣掉!可是很辛苦,根本沒什麼人買啊!
我:對啊...工作就是這樣,要慢慢來的,沒有那種一開始就會狠賺錢的。
她:要不然妳給我買一些,幫我消消貨。
我:給我照片,我如果有需要就買啊!
她:我都賣一些小朋友的東西,妳進去我的社團看看吧!
我:那我幫我兩個妹妹看看有沒有什麼好買的!
 
在這之後,她只要沒賣出去的東西就會問我:妳要不要買!?
其實我能做的就是買實用的,小朋友的東西我根本用不上,只能買給兩個妹妹用的兩個小孩用!
時間一久我發現,她似乎把我當提款機的感覺,賣不出去的就要我買下。
我才發現,她身上的錢幾乎被挖光了,她為了孩子們,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消耗掉自己的存款。
才會急欲想要賺錢,要不然孩子花費的錢坑讓她抵擋不住,可是我也沒辦法支撐她太多,因為我也是個存款不多的人。
她就這樣邊賣東西,邊帶孩子,就在某一年她終於吵到辰方讓她出去工作了,結果是在路邊擺攤煮清粥小菜,可惜做不了多久,就被迫收攤,因為辰方受不了"男性"跟茜茜買早餐吃,為了這個醋桶,做不到一年就收掉。
後來找到一份電話行銷的工作,做了三個月就被辰方給吵到離職,理由竟然是因為跟她訂購東西的人裡面有男性。
茜茜被逼到火大,兩個人甚至在孩子面前大吵大鬧還打架,這時她就會來找我哭訴。
我聽著聽著覺得她怎麼會全由著辰方肆無忌憚的鬧著呢!?她沒了自我,全讓辰方擺佈著。
這樣跑來找我不知幾回,哭訴著幾次!?五年了,她越來越由不得自己,我苦勸著她不要頂著硬脾氣跟男人相處,勸也勸不聽,講也講不動,然後就來哭著說辰方又跟她吵架,又跟茶店的女人勾三搭四的。
不知為何,我變的很愛罵她,想要把她罵醒,可是罵完她就哭,大哭給我看。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卻也被她這樣一搞,我變的會慣性罵她,而她卻也甘願被我罵完,然後再來感謝我......
就在某一年,快接近過年,她又來哭訴,每次都會說她會改,每次都說辰方會為了她改變的,但是每年都一樣,沒有變。那一年我也不知到哪根筋去拐到,臭罵了她一頓,心底想的還是大過年的還要跟妳吵架,真討厭。
結果,她大小姐哭一哭突然掛我電話,我回撥兩三次她才接起來,她兇著我:妳為什麼罵我!憑什麼!!!
我原本氣的要掛她電話,但不知為何覺得哪裡怪怪的,這才發現她已經會反擊我的話了,突然心裡開心:喂!妳正常多了耶!
茜茜愣著:什麼!?什麼意思!??
我:因為妳會嗆我了耶!挖~~~~~開心!
茜茜大笑:吼!!!好像是耶!!!我也沒哭了耶~~~~~
 
事情會像我們想的那樣嗎!?茜茜就會突然恢復以前的自己嗎!?
不~~~~~就在那之後,她自殺了。
 
這天,我跟外子在外面跟朋友吃飯,突然手機響起,我接了起來:喂!?
茜茜虛弱:是我.....
我:我知道,怎麼了嗎!?
茜茜:我人在醫院,妳可以過來嗎!?
我大驚:什麼!!!!妳怎麼會在醫院!?
茜茜啜泣:他又出去喝酒了,只要酒友一找他,就要出去,我攔著他不讓他出去,他就打我......那個...我身上沒錢....
我:我馬上過去,妳等我....
我與外子馬上離席,跟朋友說抱歉後,馬上衝到醫院,一到急診室我快步進到裡面,看到她被推出來,看來是剛剛手術完。
我氣急敗壞,一個箭步走到她身旁,不管旁邊有誰,立馬呼了她一巴掌!!!!
護士跟旁邊的一個女生都嚇到,而茜茜哭著:不要生氣!我知道我錯了!我不應該這樣子!
我火大:我不是早就告誡過妳不要這樣子嗎!!!?
茜茜不敢講話,繼續哭著,我問著:妳不是在三個孩子面前這樣子吧!!!
茜茜仍然不敢講話,我想的果然沒錯,再次用力的呼了她一巴掌,她哭著:對不起...
我:妳沒對不起我,妳對不起的是妳的小孩...
旁邊的護士小姐:小姐...妳別打了,她剛剛才縫合...
旁邊的女生:對啊....
茜茜:我知道妳是關心我的,我知道.....
我深吸一口氣:好,辰方呢!?
茜茜開始掉淚:他出去喝酒了....
旁邊的女生:那個....我要先回去,要不然我老公....
我急忙把身上的錢拿出來:這裡看看夠不夠,剛剛妳幫她墊的錢先還妳...
她很尷尬的拿了錢:那我先...走了...
茜茜:不好意思.....
那個女生離開後,護士走過來提醒傷口養護問題,我很氣,但是又不能大發飆,而茜茜只會一直掉眼淚,哭的我心裡七上八下的。
茜茜問護士:我可以回去了嗎!?我的小孩自己在家裡,我擔心...
我瞪著她:氣死我了!!!
茜茜啜泣: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我拉著他不讓他出去喝酒,他說他要戒酒,結果是騙我的!我拼命拉著他,不讓他出去,他就打我!我氣著跟他說他敢出去我就死給他看!我衝到廚房拿水果刀,他拉著我的手跟刀子,我切給他看!!!我的血就噴出去了(大哭),結果他還是出去了,他出去了!!!(嚎啕大哭)
她哭的連護士都嘆氣連連啊!
我幫她把藥領了,攙扶著她帶她回去,沿路她就是不斷哭著。
等回到她家,昏暗的房間只剩下小燈,她先進去房裡看著孩子們,三個都睡了!看來是習慣大人吵架就離開,自己玩累了就睡吧!
等茜茜把客廳的日光燈打開後,映入眼簾的景象讓我驚呆....
那是一條長約70-90公分拋物線的血痕濺在我眼前的牆壁上.....
我憤怒的看著她,而她就默默的拿著抹布慢慢擦洗自己的血,我沒唸她,因為小孩都在睡了,怕吵醒他們。
之後我壓低聲音告誡她,不要再有第二次了!
離開後,我們長達一整年都沒有碰面只有電話連絡,在這一年她又生了一個孩子,他吵著要出去工作,找兼職的也好,正常上下班的也行,每次只要想出去工作就會跟辰方大吵架,但是每次只要大吵完沒一個月就會發現自己懷孕了!就這樣吵吵鬧鬧這幾年來,她不斷的再循環自己跟辰方的問題,老問題不斷不斷的發生,也不斷重複又重複的發生。
至今,她已經有五個孩子了......
 
我跟外子提到茜茜的狀況,外子突然很有感的跟我說:妳不覺得每次只要茜茜吵著要出去工作,她就會懷孕!?
我愣著想了好久,回想著這幾年來她跟我哭訴的那些事情,好像是這樣:咦!?好像耶!你沒說我怎麼沒發現咧!?
外子:我看是她老公不想讓她出去工作,故意讓她懷孕才能留在家裡吧!妳看!光是帶孩子就夠她忙的了,只能等孩子長大會走了,送去幼稚園她才能出去工作啊!結果咧~~~想出去的時候又懷孕了.....
我整個人秒懂了!這幾年這些事情,其實都是辰方為了不讓茜茜出去工作而做的事情。吵架只是轉移話題跟轉移注意力.....
 
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際遇,也會有不同的人生。每當我們要下決定的當下都會深深的認為自己的覺得應該是沒錯的,可是一旦下錯的決定,後面的結果往往都不會跟自己想的一樣。
茜茜之後跟我算是斷了連絡,老實說是我不願意跟她連絡了。
聽了將近十年的哭訴,聽得我好累,連情緒都受到影響。
當她沒人可以哭訴的時候,她往外發展,她在網路上認識了更多的朋友,不再侷限只有我或是她的家庭。
在網路上認識一大群的媽咪們,然後她就趁機賣小孩的東西,賺點育兒費。
而我一樣過的老樣子的生活,老公黏踢踢的。
 
朋友不一定會長長久久,合則來不合即去。
我算是放生她了......因為我沒有第二顆心臟可以再去面對她自殺的慘樣....
至少,她現在還活的好好的,五個孩子夠她忙的了,只是最近臉書動態她想要創業,我擔心的第六個孩子會不會突然..........
 
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