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蘿蔔過生活トビー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左邊臉,左邊的心,左撇子,左岸的兔子。因為愛你,所以禁得起考驗。愛してるただキミだけ それだけ...
  • 24359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妳是愛情的關鍵字‬。(第二篇)-心如刀割。

 "週末夫妻"

雅真婚後依舊留在台北工作,但是已經請調南下的分公司,可惜婚前就提出的申請一直被退回來,理由都是分公司目前沒有職缺。雅真跟直仁兩人討論後,直仁認為雅真應該暫時留在台北的原單位工作,因為薪水優渥,每個月都將近四萬,而直仁在家裡工作,直仁爸給的薪水也不過三萬,所以直仁直接跟自己的爸媽明講,希望雅真先留在台北,等南部分公司有職缺的時候,就可以調下來,而且比較不影響薪水。
直仁媽是個以錢為前提的人,聽到薪水比較高的雅真也有意願要請調,就很爽快的答應了。只是誰曉得一等就等到婚後還在等,雅真在公司負責又勤快,又會配合公司加班,時常薪水都會破四萬。
蜜月回來的三個月後,雅真跟平常一樣的上班,但是她不斷感到時慾不振,又覺得胃很不舒服,打了電話給直仁:老公,我覺得最近胃都會有那種酸的感覺,想吐又吐不出來。
直仁擔心:會不會是妳太愛太愛喝咖啡的關係!?老婆,要不然明天就放假啦!我陪妳去看醫生。
雅真:你明天上來好啊!只是我今天晚上就想要去看醫生,我真的不太舒服。
直仁:好,那明天再跟我說狀況喔!
當雅真掛了電話,下班後就去肝膽胃腸科掛了號,雅真在等待的時候,還在翻著公司明天要處理的業務資料。
診所小姐喊著:唐雅真小姐,唐雅真小姐。
雅真站了起來走進診間,入內後醫生仔細詢問狀況多久了,有什麼反應,最近還吃了什麼才會這樣,懇談完後,醫生突然問:唐小姐,請問妳最近是否月經正常.....
雅真像是被提醒了什麼:好像.....好像沒有來...因為我月經來的時間其實不太規則。
醫生:那我先幫妳驗個尿,妳在外面等等。
雅真走出診間,坐在候診區的椅子上,她左思右想:我的月經在蜜月前才結束,會來後好像沒多久還有來個兩天就沒了,但是量很少....之後好像就沒來了.....
過了大概30分鐘,護士小姐再次呼喚雅真入診間,雅真一入座後,醫生開口了:恭喜妳,妳懷孕囉,建議妳要去婦產科再檢查一次,我會開個不會影響身體的胃藥給妳,記得要拿給婦產科看一下,才不會重複開藥。
雅真聽到的當下感到相當相當的驚訝,她覺得太早有孩子,生活上的經濟壓力一定會讓直仁很在意,但是她很清楚的知道,直仁非常的愛孩子,如果直仁曉得她懷孕了,一定會非常的開心,她思考著要怎麼跟直仁講懷孕這件事。
雅真回到家裡後,跟自己的爸媽提了懷孕這件事情,他們都樂不可支啊!
雅真想要等直仁隔天上來後才要跟他說,誰知道時間到了晚上10點多,家裡的門鈴突然響起:叮咚!!!叮咚!!
雅真開了門,看到自己的丈夫:老公!?你怎麼提早上來了!?
直仁一臉擔心:我的老婆,老婆仔~~~~妳怎麼啦!哪裡不舒服啊!我幫妳看看啊!那個胃啊!你不可以欺負我老婆啊~~~~~
雅真把直仁拉進門:進來啦!鄰居會聽到啦!
直仁笑著:我的老婆,明天我陪妳去看醫生,只要有一點點不舒服,上刀山下油鍋我都陪妳去!
雅真笑著:沒那麼嚴重啦!我.....現在就可以跟你說了!只是還要再確認喔!?
直仁:妳先去看了嗎!?
雅真:對啊,我今天去看胃腸科,醫生說.....醫生說....
直仁一臉緊張,緊盯著雅真的臉:醫生說......
雅真故意拖長聲音:醫....生....說.......
直仁等的好急,一臉該不會是什麼病的臉:醫生說什麼啦!!!!
雅真笑了出來,她墊起腳尖,靠向直仁的耳旁,小聲的說:醫生說....我....懷...孕...了!
直仁聽到當下愣住,然後才會意過來:醫生說妳懷孕了!!!什麼~~~~~醫生說妳懷孕了!!!!!!我要當爸爸了嗎!?我要當爸爸了對嘛!!!!是嗎~~~~~~
雅真看著直仁興奮的模樣:對啦!!!
雅真爸:女婿啊!有你的,我的寶貝女兒有孩子了,你們要當爸媽了。
全部的人都開心到不行,直仁緊緊的抱著雅真大喊:我要當爸爸了!!呦呼!!
雅真懷孕的事情很快就傳回直仁老家,兩老謝天謝地,謝神明謝佛祖,說是講習所所有的人共同祈禱來的.........(無限白眼)
隔天,雅真跟直仁一起前往婦產科再次確認,醫師:恭喜你們喔!已經13週囉!
雅真看著直仁:那不就....
直仁:那不就是蜜月寶寶~~~~~
婦產科醫師交代了一堆事情,直仁也是問題一堆的問著醫生,要注意什麼,要吃什麼,連穿什麼都問醫生。
雅真一直說:你太誇張了啦!!!太誇張了,不要問了啦!很丟臉耶!
直仁:不行啊~~~~我一定要問清楚,這是我們第一個寶寶耶!而且妳的身體不可以沒注意,老婆比孩子重要啊!
聽到這裡連醫生都笑出來了。

"意外的訪客!?"
從懷孕開始,直仁只要雅真要產檢,絕對會一同前往,他要百分百的確認孩子跟媽媽都平安才肯回南部。
這點雅真的爸媽感到相當的窩心,而雅真也是非常感動,她真的好感激直仁為了不讓她一個人獨自面對產檢的焦慮,每次都會搭夜車北上來陪她產檢。
直仁甚至是知道雅真懷孕後脾氣特別大,每天電話伺候問安,簡訊傳自己搞笑的臉,還會時不時的偷溜北上然後在一天來回南北。
這些點點滴滴雅真的感恩在心頭,她謝謝老天爺給了她一個那麼愛她的男人,而直仁也謝謝緣份讓他們可以修成正果。
雅真就算懷孕還是一樣上下班,直仁每天都會叮嚀雅真要注意身體,搭捷運一定要霸氣的坐在博愛座,逗的雅真哭笑不得。
雅真:懷孕還是可以站的啦!
直仁:不行啦!萬一這個捷運突然緊急煞車很危險耶!
雅真:只有你會想到這個,沒那麼嚴重啦!
直仁:不行不行,妳是我的全部,不可以有任何問題(無限循環的唸)
雅真被唸到怕了,就怒著說:閉嘴啦!不要再唸了!
直仁馬上反應:是的!小的不對,是小的錯~~~~~老婆大人啊~~~~求饒啊!!!!
雅真又笑了,直仁接著:親愛的老婆大人,早點就寢啊!小的給您跪安!
雅真笑得更開心:好!退下退下(哈哈哈哈哈哈)

就算是兩地相思,直仁也沒有因為這樣就移情別戀。
某天,天氣還不錯,陽光和煦的下午,直仁在公司裡面看著機械運作,調整細節中,突然來了一通電話:喂!?哪位!?
一個女生的聲音:是我....
直仁沒留意到,只是覺得聲音耳熟:有什麼事嗎!?
這時女生說著:你過得好嗎!?我是欣吟...我在你公司門口...
直仁聽到欣吟來到公司門口:什麼!?.............妳等等,我機台要找人顧一下。
過了十分鐘後,直仁走出門口看到亮麗的欣吟:喔...好久不見。
欣吟害羞的笑著:對啊!..........好久不見....你過得好嗎!?
直仁:就這樣啊!
欣吟:聽說你老婆沒搬來跟你們住啊!
直仁沒想什麼:對啊,她的工作暫時沒機會調下來,還在等職缺。
欣吟不斷找話題要跟直仁攀談,直仁只是覺得一個同學來拜訪,也沒有多想。
直到聊了一個小時候,欣吟突然害羞的開口:直仁,你......對我的感覺還在嗎!?
直仁愣著:蛤....!?什麼感覺.....
欣吟:我們交往過,還是有感情的不是嗎!?當初只是一個誤會...
直仁:妳是來把誤會講開的嗎!?過那麼久了,沒必要了。
欣吟:....我今天來只是想跟你說,我想要回到你身邊....
直仁:欣吟...我已經結婚了....這樣不好...
欣吟:我不介意...
直仁跟欣吟四眼相視:我...很愛我老婆,她是我的唯一。
欣吟眼眶開始泛紅:我真的是很喜歡你...你一樣可以像是愛你老婆那樣愛著我啊!難道我們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嗎!?
直仁:過那麼多年,我已經有老婆,妳也有男朋友了,不應該這樣。
欣吟眼淚止不住:真的沒機會了嗎....我在這裡陪你,你北上找老婆我不介意的.....
直仁:問題是我不願意啊!我現在心裡只有我老婆一人,妳了解嗎!?
欣吟不斷用眼淚攻勢,而直仁這個時候天蠍座敢愛敢恨的作風也表露無遺。
欣吟後來離開了,帶著眼淚離開,臨走前還對著直仁說:我...一直都在等你....
直仁只回了她:掰掰.....
這件事情他沒跟雅真提起,他知道雅真一定會擔心又亂想的。
於是這天下午的前女友回鍋記像是沒發生過一樣......
直仁媽知道有人來找直仁,聽說還是女孩子,等欣吟離開後,直仁媽緊張的問:那個女生不是之前交往的那個嘛!?來這裡幹嘛啊!??
直仁很無奈,不太想講。
直仁媽焦急:你該不會跟人家搞上了吧!!!!!!!!!阿彌陀佛啊!!!神明啊!!!佛祖啊!!!!!......(無限拜佛)
直仁被唸到火大:不是啦!!!妳怎麼都看了一個頭就自己想了一個尾,根本就不是這樣子!!!!
直仁媽焦急:那你說清楚啊!要不然一個女孩子家自己找到男生這裡,不是出了問題哪會自己來!?
直仁原本不想講的,因為以直仁媽這個"通人栽"的性格,雅真一定早晚會知道。被直仁媽給逼到他脾氣都上來,他吼著:那個女的說要當小的啦!
直仁媽愣在現場,一屁股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頭,聽到吼聲的直仁爸衝了進來問著:怎麼了!?為什麼大吼一聲。
直仁深呼吸,眼神變的異常有殺氣:我再說一次,那個女的跟我沒關係,她想要跟我復合我沒有答應,我心裡只有雅真,這件事情不要讓雅真知道,有沒有聽到.....
直仁爸轉頭看著坐在椅子上的直仁媽,一臉垂頭喪氣的模樣就知道她一定剛剛又開始"歡"了!
直仁爸:嗯...沒事就好,出來工作。
父子兩離開辦公室,留下直仁媽在辦公室內冷靜。

當雅真懷孕後期,每個星期都要產檢,雅真的肚子在她纖瘦的身上感覺就像是帶上一顆球,身體完全沒胖到,就如別人口中說的只胖孩子不胖媽媽啊!(投以羨慕眼光)
直仁在雅真懷孕後期也真的就每個星期五晚上一下班就馬上搭車北上去陪雅真,懷胎快九個月,雅真整個孕期不是發發脾氣就是鬧,她自己也沒辦法控制,但是直仁很有耐心的一一排解,耍寶逗她笑。
就快到預產期,那是一個微涼的冬天,雅真孕期一直都不忌口,食慾大開,然後口味偏酸辣,直仁不在身邊,她如果想吃什麼就會下班的時候買回去吃,幾乎是天天消夜,要不然直仁就會勞駕大舅子幫幫忙,讓他這位可愛的老婆好好解解饞。
這天,雅真起床後突然覺得肚子開始陣痛,很固定的痛著,雅真馬上請哥哥打電話給直仁,然後雅真媽要雅真慢慢呼吸,慢慢吐氣。直仁人在南部,一早接到電話,原本會賴床的他突然跳起來,連忙趕車北上,幾個小時候他趕到雅真家,雅真側躺在床上,表情很痛苦的樣子。
直仁趕緊問:老婆老婆,怎麼樣!?妳還好嗎!?
雅真痛到說不出話來,她抓著直仁的手捏的很用力,直仁忍著:老婆,痛就說沒關係,我陪妳啊!
雅真捏得更用力的喊著:痛死我啦!!!!我以後不要生了啦!
直仁很緊張:是的!老婆大人,生完這胎,我們就暫時不要生吼!!!妳不要生氣不要生氣!
在一旁的雅真爸媽不斷笑著,覺得這畫面好有趣啊!
先前他們夫妻倆都去上過課,開始穩定陣痛後,頻率越來越頻繁時,就可以先去醫院準備待產,看看是要被退貨還是直接去生。
後來因為雅真痛到一直冒冷汗,直仁覺得這樣不行,他一把就將雅真抱起,雅真哥哥開車,全部的人都到醫院去。
直仁爸媽在南部等消息,電話一通通的打,都是聽到雅真還在等待的消息。
折騰了一天一夜,雅真終於在半夜生下了一個小女嬰。女嬰呱呱墜地。
醫生說女嬰肺活量十足,是個四肢完整其他方面都非常健康的寶寶。
直仁看到終於生下孩子,在雅真的額頭上親吻:老婆,辛苦妳了!
雅真虛弱的說:我以後不要生了啦!好痛啊!
直仁:老婆大人,剛剛妳生的時候還咬著我的手指頭,都瘀青了!可不可以看著這兩根手指頭的份上,再生一個....
雅真好氣又好笑,但是沒有力氣打直仁,然後護士們都笑出來了。
雅真被推回普通病房後,雅真媽就開始帶來湯湯水水要給雅真補身,這個時候直仁爸媽也趕上來關心孩子的狀況,再來順便看看雅真。
直仁從雅真進產房到目前為止都陪在身邊,他堅持一定要陪在雅真的身旁,他說女人生孩子的時候很危險,一個不小心可能兩個都沒了,所以很謹慎的陪伴,說什麼也不敢鬆懈。
直仁媽:我們雅真好辛苦啊!下次再生個男的會更好!
直仁:可以讓她休息嗎!?才剛生完就說這個!!
直仁爸:對啦!讓雅真好好休息,我們去看孩子啊!
直仁爸媽跟雅真爸媽通通去看寶寶,直仁在病房陪著雅真:還痛嗎!?
雅真:嗯....我好累....
直仁摸著雅真額頭上面的汗:好,妳好好休息,妳可是生下這胖女孩的大工程,等等妳睡了我就來打她屁股,怎麼可以讓媽媽痛那麼久。
雅真微微笑著:你真的...
直仁接著:真的是太愛太愛老婆了!乖~~~~快睡,等等就讓小的來服侍您喝雞湯吃腰子啊!
雅真後來緩緩睡去,直仁幫雅真把被子蓋好,還幫睡著的雅真穿上厚襪子,再把帷幕拉起來,怕冷氣太強會讓雅真感冒。

"意外發現的事實"
當雅真生完孩子後的一個星期,她就回到娘家開始做月子,直仁因為工作是自己家裡的,就直接請了一個月在台北陪雅真。
他每天都抱著女兒逗弄著,雅真看著直仁疼愛女兒的模樣,突然有點吃醋:抱那麼久!?
直仁聽到後,就輕輕的把睡著的女兒放回搖籃:親愛的老婆啊!我的老婆大人,您別生氣,小人知道錯啦!我怎麼可以抱著別人的老婆那麼久,忽視我親愛的老婆大人咧~~~~~我錯了~~~
雅真笑出來:你有病喔!
直仁:老婆來,小的給妳端湯啊!
雅真邊喝湯,邊跟直仁聊著。
在娘家月子才做七天,直仁媽就每天打電話要雅真南下,說要幫雅真做素食月子,雅真媽不願意,但是心愛的女兒已經是直仁家的媳婦,在跟直仁討論後,決定一半一半,15天在台北,15天在南部。不管直仁媽如何胡攪蠻纏,直仁都說各退一步,要不然就送去月子中心,誰都不要管的重話後,直仁媽才閉嘴。
雅真也在第16天回到南部做月子,直仁是帶雅真回到新家那邊休養,雅真生完孩子後一直覺得肚子微微發痛,直仁媽都會說:都會這樣的啦!不用看醫生,吃湯藥就好,等等我上講習所給妳祈福妳就會好了。
雅真聽到這話感到很驚訝,自己的婆婆怎麼會迷信到這個地步,然後素食月子餐都是直仁媽親手料理,她要看雅真全部吃掉才會離開,所以雅真吃的很痛苦,因為她食量很小,直仁媽卻頻頻要她把婉公的湯全部喝完,素料也要全部吃掉。
雅真後來受不了,等直仁下班回來後很為難的說:老公,我知道媽媽是好意,但是我真的吃不下,我的肚子真的一直微微發痛,媽都不讓我去看醫生。
直仁摸著雅真產後的肚子:我怎麼覺得妳的肚子好像有點鼓!?
雅真的身體一天一天的開始不舒服,說也奇怪,在台北坐月子的時候根本沒有這樣子,怎麼回來南部新家後,雅真的身體狀況開始有問題。
直仁因為雅真不太舒服,感到擔心,上班前會問一下雅真,中午會跑回去看一下,還沒下班就急著回去。直仁媽覺得直仁應該是太想老婆了,就讓他先回去照顧雅真。
直仁媽依舊褒好素食月子餐,要拿來給雅真吃,一入內就嚷嚷的要雅真出來吃月子餐,雅真不敢怠慢,忍耐著身體不適起身到客廳,直仁媽看著雅真那一臉蒼白,才問:妳沒睡好嗎!?
雅真小聲的說:就覺得不舒服,可是說不出來。
直仁媽:那一定是祈禱不夠,雅真,來,等等跟我回講習所去祈禱,我們的神明會保祐我們的。
雅真不太想,因為身體真的不舒服:媽,等直仁回來再去....
直仁媽:不行啦!現在就要去祈禱,這是為妳好啊!要讓神明保佑妳,妳的身體才會好啊!
雅真覺得講不過自己的婆婆:那吃完再去.....
直仁媽微笑:對,乖~~~這樣才乖~~~~等等我們去講習所祈禱喔!吃完我們就過去。
雅真吃完後,穿著外套,帶著帽子,襪子也套上了,外面有點風,她跟著婆婆的後頭慢慢的走著,進入電梯後,直仁媽:雅真啊!妳月子結束後,就應該來講習所幫忙啊!那個什麼台北的工作我看就算了啦!等那麼久也沒等到,要不然就下來另外找工作就好了!有孩子了,不應該這樣分隔兩地啦!妳也知道的,我們直仁這樣跑來跑去很辛苦啊!妳是我們家的媳婦還住在娘家真的是不行,會被說閒話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分居了耶!我說雅真啊!妳應該要離職直接搬下來,知道嗎!?
電梯終於到了一樓,雅真一句話都沒說,繼續跟著直仁媽的後頭,上了直仁媽開的車子後,她又開始講了:雅真啊!我們做人家媳婦應該要知道本份的,我知道妳很貼心,我們家直仁才會那麼喜歡妳啊!我們也沒反對過嘛~~~~所以啊!雅真啊!等等到講習所那裡,一定要誠心誠意的禮佛祈禱,神明才會保佑你啊!還有那個葷食不要吃了,妳就是吃太多葷食才會產後月子沒做好,所以之後就給我全部改成素食知道嗎!?來南部住就由我來煮,你們吃就對了!知道嗎.....
雅真聽著只有點頭,她一點都沒有要反駁或是拒絕,她知道要尊重直仁的想法,所以等直仁來處理就好。
過了約10分鐘,直仁從公司走出來,看到直仁媽把雅真載出來,感到相當困惑......:媽,妳怎麼把雅真帶出來,她還在坐月子,外面還起風耶!這樣雅真會感冒的!
直仁媽一臉不屑:沒那麼嚴重啦!人家雅真也是該穿的都穿了,全身包緊緊的,不會有事的啦!我以前也是這樣子過來的啊~~~~沒那麼虛弱啦!
直仁臉上的不悅越來越嚴重:載雅真過來這裡幹嘛!?
直仁媽得意的臉:載雅真過來拜佛理佛啊!要來祈禱身體才會好啦!
雅真笑的很勉強,臉上的蒼白在太陽底下顯得更加明顯。
直仁:媽....妳可以不要鬧了嗎!?
直仁媽:只是拜個佛會怎麼樣嗎!?
雅真眼見狀況可能會無法收拾,她安撫著直仁:老公,我拜一下就下來了,沒關係的!
直仁有點生氣:問題妳要走到四樓半耶!沒有電梯啊!
雅真用眼神告訴直仁不要再說了,直仁也不想讓雅真難做人....
雅真:媽...我們去拜拜吧!
直仁媽又是那一副得意的臉:對對對啦!雅真,就是要這樣啦!乖~~~
直仁因為公司的機台不能放著不管,只能眼看著雅真還在坐月子就要爬好幾層樓的樓梯....
雅真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走個幾步就停下來休息,她的胃跟周邊真的很不舒服....但是她還是強忍著走階梯,終於到了頂樓。
門一打開就看到30坪大的佛堂,佛堂的右側是神明的佛桌,佛桌下有墨綠色的後墊子,左邊看出去就是大陽台,地上全部鋪米白色磁磚,直仁媽走進去點了三柱清香遞給了雅真:來,雅真,我們跪在中間這裡,跟著我一起磕頭。
雅真為了不讓婆婆生氣,她跟著拿香敬拜,然後三跪九叩,婆婆說什麼她就跟著說什麼。
又拜又跪又叩的,雅真的肚子越來越不舒服。
直仁媽:好了好了!只要把疏文化掉就可以下去啦!
雅真拿著金紙跟疏文一起化掉後,她:媽,我不太舒服,我想回去了。
直仁媽:唉喲!雅真啊!來這裡要多呆一下啊!神明會保佑妳的...
雅真其實是被佛堂左邊的陽台吹來的風吹的身體開始不舒服,才急著想要下樓,加上身體真的不舒服,她想要到溫暖的地方。
這個時候直仁上來了:雅真,來,我帶妳回去。
直仁媽:才來一下下而已,要讓雅真在這裡受神明保護啊!身體才會好啊!
直仁從不耐煩的臉瞬間轉成怒臉:夠了沒!!!!!!!這裡風那麼大,妳是要讓她感冒嗎!?我不是跟妳說過了,她人在不舒服,為什麼偏偏要帶來這裡,不能等月子做完再來嗎!?一定要急著現在來!?
直仁媽:我是好意耶!佛祖怎麼可能會害雅真,一定是要保護雅真的啊!會讓雅真身體好的!
直仁火大:為什麼要那麼堅持,雅真是真的不舒服,妳還不讓他去看醫生,沒看醫生怎麼會好!!!!!!!!!
直仁爸聽到樓上在大吵,趕緊上樓:怎麼了!?
母子兩剛剛戰火已經互攻,雅真:爸,我不太舒服想要回去休息了。
直仁爸:這裡為什麼陽台的門要大開,風吹進來雅真會感冒的!!!
直仁媽:有點香啊!吹個風又不會怎麼樣!身體哪有那麼弱的啦!
直仁爸發飆:直仁!!!!!你給我帶雅真回去!身體不舒服就帶去看醫生!!!!
雅真被這場面嚇到,非常為難。
直仁攙扶著雅真慢慢下樓,雅真一句話都不敢應答。
直仁媽因為被吼了,只能小聲的說:喔...那就回去休息吧!
直仁火速的帶雅真回去新家休息,雅真躺在床上,不管什麼姿勢都不舒服,頻頻摸著左側肚子:我這裡真的疼....
直仁聽的好心疼:來,別躺了,我帶妳去急診...
直仁抱起雅真,幫她把帽子襪子都穿上戴上,因為外面有風,圍巾也裹著。
他把雅真小心翼翼的放在副駕駛座,幫她扣上安全帶,馬上開車到大醫院去。
雅真在路上:老公,媽是好意,你別跟她生氣好嗎!?
直仁:妳就是這樣,都幫別人想,妳也要為自己想想啊!
雅真:我有老公想就好了啊!
直仁聽著雅真說的話,情緒慢慢緩和下來,半個小時後抵達大醫院,雅真開始接受一連串的檢查,腹部超音波等等可以檢查的都做了。
醫生看著雅真的膚色,他問著:唐小姐,妳本身皮膚就比較黃嗎!?
雅真:我本來就這個膚色,怎麼了嗎!?醫生。
醫生看著直仁:沒事的,妳好好休息。
醫生要直仁到一旁:王先生你過來幫太太辦手續...
直仁直覺不對勁,但是很小心的問:醫生,是不是有什麼狀況!?
醫生皺眉頭:你太太這樣多久了!?
直仁:她一個星期前就開始這樣子,原本在台北坐月子都沒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回來這裡後就開始不舒服,我媽說這是產後原本就會痛的。
醫生:我覺得你太太要留在這裡觀察,我覺得不太對,你們可以待到驗血報告出來嗎!?
直仁:好啊!我們可以等。
醫生:我雖然是個實習醫生,但是請你們相信我,我直覺這不太對。
過了幾個小時候,報告出來顯示雅真的肝指數有點太高,醫生開了應對的藥後:記得下個星期來看其他的報告,我們到時候再來處理。
直仁拿著單據,到櫃台批價領藥,攙扶著身體不適的雅真回到新家。
雅真一入內就開心的躺在自己當初選的那個大沙發上:我想看看電視....
直仁:妳好多了嗎!?不舒服要講喔!
這時電話來了,是直仁爸:雅真呢!?
直仁:剛剛帶去看醫生,肝指數比較高。
直仁爸:嗯,還好有去看醫生。
直仁:嗯。
父子倆其實平常根本沒什麼話講,因為雅真的關係才會聊個兩句。
直仁媽在一旁問著:是不是沒怎麼樣!?
直仁對著話筒:可以叫媽先不要過來嗎!?讓雅真好好休息,醫生說雅真一定要好好休息。
直仁爸:嗯!
掛了電話後,雅真已經睡著,直仁拿了毯子幫雅真蓋上。
他偷偷打的電話跟岳父岳母談起雅真身體的狀況,雅真爸媽得知狀況後說隔天會南下。
隔天雅真的爸媽跟哥哥都來了,雅真看到爸媽跟哥哥都來了,開心到不行。
直仁就是想要看雅真開心的樣子,所以才打了那通電話。
直仁媽一得知親家來了,沒經過直仁的同意就自己跑來:唉喲!親家啊~~~你們來啦!也不說一下。
雅真爸:就來看看女兒,也沒什麼事啦!
直仁媽:那中午我請客啊!我們去吃餐廳,那間真的很好吃喔!
雅真爸媽沒辦法拒絕,只要跟著一起去。
餐後雅真爸媽由雅真的哥哥載著,直仁也在車上,雅真媽:我們去買個雞湯給雅真補身。
直仁:好啊!她喜歡喝的那間我知道在哪,我們等等去買。
雅真爸:你媽纏的很緊,真的都沒讓雅真喝點雞湯嗎!?
直仁:抱歉,爸,我盡量讓雅真吃營養一點,但是我媽....
雅真媽:沒關係沒關係,等等來買,我們買去讓雅真喝點也好。
雞湯買好後,一行人回到新家,雅真看到親愛的媽媽買了她最愛喝的雞湯,很開心的喝著。
直仁:老婆啊!趕快喝喝,別留下蛛絲馬跡啊!!!改天我帶妳去吃妳最愛的牛排。
雅真因為自己的家人在身邊,她也慢慢的呈現放鬆狀態,整個人感覺心情很好,直仁知道這樣做,雅真一定很開心的。

雅真的爸媽跟哥哥回去後,雅真的月子再過幾天也要結束,直仁媽一直碎唸著要雅真搬下來,工作別做了。但是直仁擋在前頭,也回應自己的媽媽,要是沒有錢怎麼養小孩,於是雅真產後順利的回到職場,而小孩暫時由雅真媽照顧,直仁跟雅真繼續維持週末夫妻,還是老樣子,直仁北上,但是希望是每個月帶雅真跟孩子南下給公婆看一下。
過了不到兩個月,雅真在工作的時候突然又開始覺得肚子微微痛著,上次醫生開的藥的確有對症下藥,後來的檢查報告也都正常,之後也就沒事了,怎麼又開始痛了呢!?
於是雅真自己下班後先去看了醫生,一樣做了抽血檢查,肝指數又開始飆高了,而且比之前還要高。醫生同樣是開了降指數的藥,也提醒雅真要多休息,不可以熬夜。
但是最奇怪的就是雅真就是一個生活非常規律的人,也沒有B肝,也不抽菸喝酒,唯一的嗜好就是喝汽水,而且特愛吃零食。
但是這些都不足以引起肝指數過高,所以醫生也覺得有點奇怪,提醒雅真如果藥吃完後還是沒有改善,要雅真立即前往大醫院做詳細的檢查。雅真心想上次也是這樣,吃了藥就沒事了,所以認為乖乖的把藥吃完就好。殊不知後面的狀況根本不是人可以處理的。

"接受跟面對"
當雅真把藥通通都吃完後,不舒服的狀態與日俱增,她每天都跟直仁提一下,但是也說有吃藥了。直仁每個星期上來,因為看到雅真都是一個星期看一次,他覺得雅真的皮膚似乎越來越黃了,臉上的氣色越來越不好。
直到雅真在公司差點昏倒後,主管讓雅真請長假,他們都認為雅真的整體狀太不太對勁,都叫雅真去大醫院檢查。雅真去了台大醫院全身檢查,整天待在醫院都沒有吃東西,要等檢查項目全部結束後,直仁才帶著雅真去用餐。
直仁心想著:雅真是不是真的有狀況了,我跟孩子怎麼辦!?
但是他不想要讓雅真擔心,所以一直表現的很平常,完全都看不出來其實自己已經心急如焚。
太愛一個人真的無法讓對方知道自己擔心的程度到哪,哪怕是歇斯底里在心底,也不能顯現出來.....直仁是這樣想著。
等報告又是漫長的等待,直仁因為雅真的身體狀況真的每況愈下,直接跟爸爸也請假幾天,等雅真報告出爐在來決定看之後要怎麼做。
看報告的這天,天氣格外的好,直仁牽著雅真那纖弱的細手,原先有點透紅的皮膚已經暗淡,還透著些許的黃,直仁牢牢的牽著雅真,一樣不肯放手。
當他們進診間聽報告的時候,當下的心情忐忑不已,直仁自覺得這比告白的心跳還更快,更讓人感到窒息。
報告出爐:雅真已經是肝癌末期........
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重重的打擊了小倆口,直仁聽到的當下再也忍不住的飆出眼淚,他擔心許久的心情已經抵擋不住這個現實,他很快的擦掉眼淚,不敢讓已經震驚受到驚嚇的雅真看到,直仁再度恢復原狀,強迫自己要馬上冷靜下來,他問:那....醫生....接下來要怎麼治療...
醫生:我想你們應該要開始接受化療.....我.....(思考)
直仁:有這麼嚴重嗎!?她明明好好的啊...怎麼會那麼突然!?
醫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馬上被發現的,你太太的狀況的確是有點晚....
直仁:那接受化療後會改善嗎!?會有機會嗎!?
醫生:機會不高,但是還是可以試試看的。
之後直仁默默的牽著雅真去批價然後領藥走出醫院,兩個人什麼話都沒說,僅僅只是默默牽著對方的手,感受著....彼此的溫度.....
直仁帶雅真回到岳父岳母那邊,當老人家聽到這個狀況的時候,都相當的震驚,連在上班的雅真哥哥聽到這個狀況都立即下班後趕回家。
遠在南部的直仁爸媽一接到這個消息,直仁爸整個人癱在椅子上完全無法言語,直仁媽則是慌慌張張的跑到佛堂又跪又拜,不斷的祈禱唸唸有詞。
直仁爸不斷的想著認識的人是否有這方面的權威,終於!!!讓他想到了一個人,他趕緊打電話給其中一個教友,對方有認識這方面的權威。
一找到那個醫生後,直仁爸立馬撥了電話通知直仁:我有認識的人知道一個退休的老醫生,人在台中,他是這方面的權威,趕緊把雅真帶下來,我們要多方確認才可以。
直仁跟雅真爸媽討論後,全部的人馬上驅車南下,直仁爸媽則是北上趕往台中跟直仁他們會合。
當他們經由介紹後,馬上趕車到老醫生的家裡,那位退休的醫生聽到狀況後,馬上幫雅真把脈,他不斷的嘆氣跟搖頭,過了十幾分鐘後他說著:醫院的報告有帶來嗎!?
直仁趕緊從包包把檢查報告通通拿給老醫生看,他戴著老花眼鏡,開著檯燈一張一張的緩緩看著,另外一隻手的手指頭不斷不斷的敲著桌著.....
一行人緊張的不得了,過了半個小時候,老醫師又開口了:我說啊!台中的某醫院的誰是我的學生,我等等連絡他,明天帶丫頭去給他重新檢查,我覺得丫頭的脈象時好時壞,肝方面的確是不太對,瞧瞧這氣色跟膚色都不對了,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等等就打電話通知我的學生。
雅真的爸爸:當然好,麻煩醫生了。
隔天,直仁一早馬上就到老醫生說的醫院,讓雅真再次接受一連串的檢查,一整天又過去了,雅真好茫然,她內心的害怕大到快淹沒自己。
因為是老醫生介紹過去的,加上自己的學生也算是在肝臟領域小有名氣,檢查報告三天就出爐了。
結果還是不盡理想,但是有些數據有些變化,老醫師的學生:我雖然在這個領域待很久,但是這樣的報告是第一次看到......有點奇怪!?
雅真一開始吃的藥都會有反應,但是很奇怪的是只要第三天就會馬上失效,怎麼吃也沒效果。他們接連的換著其他新藥,希望可以突破某個點,一開始的有效果都會讓人振奮,但是到了後面又開始了,怎麼吃都沒有效果了。
就在這樣一來一往不斷重複的情況下,直仁無心工作.....他只想要陪在雅真身邊,每分鐘都要看著她....
直仁看著雅真日漸消瘦的模樣,心的糾結萬番苦痛只有他自己才明白。他一句話都沒有對朋友提起,直到某天浩平跟他女友突然來找直仁,這時的直仁像是在海上的浮木,看見了一艘小船般,亟欲想要被撈上船,渴望著這些苦難是否可以恢復原狀,一切都沒有發生。
當浩平看著直仁那落寞的臉就知道發生事情了,他不敢多問,反到是浩平的女友先開口了:怎麼沒看到雅真呢!?
直仁這才把雅真的事情講出來,浩平女友哭到不行,她完全沒辦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浩平鼻酸著,他忍著眼眶的淚問著直仁:那先在狀況呢!?
直仁深呼吸著: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看過的醫生都說雅真沒救了.....
一向堅強的直仁整個人軟弱到不行,浩平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突然想起:對了,你們有想過是其他方面的問題嗎!?像是看不見的那方面....
直仁難過著:我背著我爸媽找其他親戚陪我去問了某個地方的神壇,應該說問了好幾個地方,他們說的都差不多,說雅真犯的不是一般的病,是因果病,所以不管吃什麼藥就像是付諸流水一樣,完全沒效果。
浩平:我們那邊也有認識的神明可以處理,要不要問問看....
浩平女友:直仁,試試看好不好,如果是因果病就有機會可以解...
直仁無奈:問題現在的雅真根本無法出門,她太虛弱了.....
浩平:那如果有需要,我們可以來載你們過去也沒關係,只要事情可以處理,就有機會....
直仁:嗯....雅真的狀況如果可以,我們就會考慮試試看...

"愛,是真的愛妳"
從那次之後,浩平為了直仁幾乎每個星期都去找他,浩平女友看到雅真就陪她講講話,陪雅真看著孩子,為了直仁跟雅真,浩平跟他女友甚至是跟著吃素食,也是為了避免直仁媽找藉口不讓浩平他們去找直仁。
當時的浩平人在桃園,浩平的女友也同住一起,聽說台北某的地方可以求解,浩平女友每個星期都往台北去找那個師姐幫忙,那個師姐說有解,說那是雅真的因果病,說法可以說是北中南幾乎相同,浩平女友幫雅真求健康,求了很多次後,師姐才願意幫忙。
那次後,浩平的女友回到桃園沒幾天,就接到師姐的老公打電話來:終於.....對方願意放手了.....你師姐給對方很多蓮花讓她去求佛聽經,給她機會去求道,對方還要了很多東西,師姐都給了......只是忙了一整天對方才答應....
浩平女友:真的嗎!?所以....雅真有機會活下來了嗎!?
師兄:對,快帶雅真去看醫生,醫生開的藥要趕快吃,我已經求藥師佛去幫忙顧雅真了,你們趕快通知她丈夫....
浩平女友:我等等就會打電話,師兄,我可以了解一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嗎!?因為.....雅真真的人非常的好、又善良,怎麼會遇到這種事情呢!?
原因有好幾個.......我其實不能說太多,天機不可洩漏.....
浩平女友哭著拜託:師兄拜託你跟師姐....我們真的需要一個答案.....
師兄禁不起浩平女友的拜託:我偷偷跟妳說,千萬不要讓師姐知道...要不然我就慘了....我只能說一點點....只說一次.....
浩平女友屏氣凝神認真的聽著:好.....
師兄很小聲的說:我們在跟對方談判的時候意外發現有人對雅真下符...
浩平女友:怎會這樣!?雅真人那麼好,又照顧人....
師兄:看雅真的狀態是升職引起的,是同事....我不能多說了....
浩平女友很驚訝:怎麼會這樣.....
師兄隨即掛了電話,掛掉之前叮嚀浩平女友:一切都是天定......
浩平女友馬上撥了電話給南部的直仁:快!快帶雅真去看醫生,現在吃藥有機會吸收了.....
直仁:妳是說師姐肯幫忙了!?
浩平女友:對....只是師兄偷偷跟我說雅真被同事下符(過程不再敘述)
直仁聽完後很驚訝:怎麼會這樣....雅真對同事每個人都好,她升上主管的事情我們都沒說過.....
浩平女友:所以雅真真的升職嗎!?
直仁:因為那個時候他們的上司要從雅真跟另外一個女生去挑一個當主管,最後選了雅真.....
浩平女友:所以你知道是誰嗎!?
直仁:我可能知道是誰.....所以現在先帶雅真去看醫生....!?
浩平女友:對!師兄說師姐派了藥師佛過去幫忙了....
電話掛電後,直仁帶著虛弱的雅真直衝醫院,一樣檢查後醫生開藥並且住院,說也奇怪,雅真真的幾天後很明顯的改善了。
之後浩平跟他女友沒有在看過雅真,因為直仁知道雅真愛漂亮,不想要讓大家看到她的病容。

直仁看到雅真真的有明顯的改善,精神好很多,感動到哭了,他輕輕握著雅真瘦骨如柴的手:老婆,妳看(拿相機拍孩子的照片),我們的胖女兒多可愛!
雅真一樣溫柔的眼神,只是臉已經變成槁黃無血色:老公....我是不是看不到女兒長大了....
直仁忍著眼淚:不會的,老婆,我們會一起照顧孩子長大的。
雅真虛弱的睡著了。
直仁輕輕的把雅真攤平,讓她好好睡覺。自己卻再也忍不住眼淚的走到病房外關起門開始痛哭,不敢哭出聲,拼命的掉眼淚....
他心想:我們會有機會的,一定會有機會的!!!!!!我真的好愛妳,別離開我,不要離開我.....
過了一個星期後,直仁打了電話給浩平女友:那個.....謝謝妳。
浩平女友:直仁,雅真還好嗎!?
直仁:雅真自己說想要去安寧病房休息,所以現在換去那邊了。
浩平女友:怎麼了嗎!?不是說吃藥有反應了嗎!?
直仁哽咽著:又沒效了.....
浩平女友啜泣:我不懂....我不明白.....
直仁:我媽一直帶好多人說要來祈福,雅真根本沒辦法好好休息,她一直忍耐著,看到人就笑,看到大家就叫大家不要哭....連護士小姐都難過到跑出去擦眼淚....雅真....她真的就是那麼貼心,那麼為人著想....
浩平女友:我過幾天就放假了,我過去找你們,好嗎!?浩平現在換工作,他會去你家跟我會合的。
直仁:好.....
這通電話過後的隔兩天,浩平女友整理了行李,趕忙搭公車要轉去火車站,當浩平女友衝忙的買了車票後,衝向月台,心急的看著鐵軌盡頭,為什麼火車還不如站呢!?火車呢!?怎麼還不來!!!我要去看雅真啊!!!!快點~~~~
她才放下行李坐在月台上的長椅上頭,電話就來了:喂....妳在哪!?...
浩平女友:我在火車站,我兩個小時候就到你們那邊了。
直仁:.....雅真.....走了.....她......走了....妳不用趕了....慢慢來(崩潰痛哭)
浩平女友眼淚瞬間潰堤:不要!!!!!!!!!!!!!!!!!!!!!!我不要!!!!!!!!!!!!!!!!!!!!!!!!!!!!!!!!!!(嗚咽)
直仁哭泣著:謝謝妳為了雅真跑來跑去,她可以好好休息了.....謝謝妳們...
浩平女友等直仁掛掉電話後,一路哭著搭上火車,她入座後哭到哽咽,崩潰的在火車上大哭,車上的人們每個人都投以同情的眼光,她一點都不想在乎,因為她沒辦法接受雅真這樣就離開了!!!
浩平女友抵達南部,浩平老早就等在火車站前,一接到人後兩個人抱在一起痛哭著。
直仁因為雅真突然過往,已經無法思考任何事情,暫時避不見面。
浩平直接帶著女友回到桃園,浩平的女友不死心也不甘願的趁浩平去上班的時候衝到台北去問師姐,師兄跟師姐聽到後整個人傻在佛堂前,久久不能自己,師姐:那個人失信了.....對方反悔了....還是硬要帶走雅真啊!!!!!!!
浩平女友:藥師佛不是去幫忙了....為什麼還會這樣子(哭泣)
師姐:妳回去吧.....我不能說太多,木已成舟......我盡力了...(眼眶紅)
浩平女友邊哭邊走著,搭上捷運轉搭客運回到桃園,一路哭回去。
回到桃園後,突然接到師兄的電話:我只說一次.....
浩平女友擦著眼淚:嗯.....(哽咽)
師兄:是雅真要藥師佛回來的,她說如果對方要她就可以結束一切,那麼她會還對方的。
浩平女友再也說不出話來,再度崩潰痛哭.......

直仁在殯儀館每天幫雅真換上鮮花,插上雅真最愛的紫羅蘭,面無表情的打理一切。直仁爸因為受不了打擊病倒了,直仁媽則是每天哭泣著跪求神佛。
雅真媽一樣受到打擊,昏睡好幾天才醒來,一醒來就哭哭啼啼,雅真爸表面堅強但也老早承受不了。
浩平還是打了電話問直仁:雅真現在在哪!?
直仁很平穩但已無感情的回答:在殯儀館,可以來看她了....
浩平要女友把東西收一收,馬上衝到南部,前往直仁說的殯儀館。
一入眼簾是淡白色的裝飾,中間放的是雅真開心笑著的遺照,兩旁的鮮花都是雅真愛的紫羅蘭。
浩平已經紅了眼眶,再也忍不住。浩平女友不斷掉著淚看著雅真的照片.....
殯儀館不斷放著往生咒,直仁媽拿著礦泉水:謝謝你們來,喝個水吧!
浩平跟女友接過水後,很難過的坐在一旁,大家都安安靜靜的,沒有人敢出聲,也沒有人敢哭出聲音,大家都默默的擦著眼淚。
過了約一個小時,有人說:我們....來看雅真.....
原來是雅真的同事們,每個人都換上了一身的黑衣,前來點香祭拜雅真。
大家都掉著眼淚,還是不敢哭出聲音來,但是其中一個女同事卻看著雅真的照片變的很激動,甚至是跪哭在地上,大家都被這個舉動也嚇到,大家都不曉得為什麼她會哭的那麼的悽慘。
浩平女友突然想起師兄說的話........站起身走到直仁身旁,很小聲的說:難道是她....
直仁:.....嗯......應該就是....她...了.....
浩平女友的眼神突然變得很兇狠,對方看到直仁像是看到了什麼一樣,變的非常的緊張又害怕,滿臉歉意又愧疚。
浩平女友想向前,被直仁擋下:我知道她應該已經知道自己做錯了,她這輩子都會為了這個錯誤而痛苦,這樣就夠了.....希望她能悔改.....
浩平女友忍著脾氣,忍著即將要暴怒的情緒跑到外面去大哭.....
為什麼,為什麼那麼好的人卻不能跟自己心愛的人白頭到老,為什麼沒辦法陪著孩子長大,為什麼!!!!!!

到了雅真要火化的那天,全部的人換上了暗色系的衣服,好多人都來送雅真最後一程,當雅真的棺木被送到火葬場那時,直仁不能過去,只能在遠遠的最後看著雅真送進去火化,當那重重的鐵門扣上,發出蹦的一聲,聽到了像是快速爐超大火發出的聲音,這一切都要灰飛煙滅.....
直仁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到不能自己,浩平跟在旁邊完全不敢離開,因為他很清楚如果沒把直仁看著,可能會出事.......
直仁媽拜託浩平的女友:拜託你們,幫我們看著直仁,他完全都聽不進我們說的話.....
浩平女友頻頻掉淚:會的,我們會看著他的,伯母不要擔心。
這天,雅真的身體隨著高溫的火焰換化成一堆白粉及碎末的白骨,當火葬場的人把雅真的骨灰放進骨灰罈後,轉交給直仁,直仁的眼神空洞了無生機,無言的看著遠方,浩平跟在一旁,不敢鬆懈。
然後說著:雅真,回家了,要上車了。
浩平開著車:雅真....上車吧!要回家了(鼻酸)
浩平女友:親愛的雅真,我們要回家了,跟直仁一起上車吧!!!

一切,都結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