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蘿蔔過生活トビーのへや

關於部落格
左邊臉,左邊的心,左撇子,左岸的兔子。因為愛你,所以禁得起考驗。愛してるただキミだけ それだけ...
  • 24359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妳是愛情的關鍵字‬。(第三篇)-永無止盡的愛。

 直仁因為思念雅真就演變成只要想著雅真就會三不五時的往靈骨塔跑去,直仁媽一直阻止:這樣不好啦!那邊(指靈骨塔)都是死人,常去會犯到的,而且你如果犯到雅真會受到鞭型....

還說著:何苦讓雅真受這樣的處罰,你就不要再去了....
但是直仁根本不想也不願意相信這樣的事情,為什麼去看心愛的人卻是心愛的人受到處罰.....
這天浩平跟其女友來找直仁,浩平女友問著:我能去看看雅真嗎....?
直仁:我今天本來就要去看看她,我們一起去吧!
浩平女友:那等等去買紫羅蘭來送雅真....
當他們開了大概45分鐘左右的省縣道,看到一顆超大的榕樹,直仁從那條巷子轉進去後,就看到了雅真所處的靈骨塔處....,她們停好車後,先進去拜地藏王,然後再去把雅真請出來,當雅真的神主牌位被請出來放在桌上時,浩平女友已經哭到不行,她把紫羅蘭放在雅真的神主牌位旁說:雅真,我們來看妳了,妳好嗎(啜泣...)
直仁在一旁紅著眼眶,唸著浩平:老婆大人妳看看,說是我的好兄弟,結果那麼久才來看我,妳說可不可惡....
浩平忍著眼淚:雅真妳別聽直仁亂說,我們都要搬進去跟直仁一起住了!以後要睡在一起蓋同一條棉被,還要穿同一條內褲啊!
直仁:不不不!!!是我要幫他蓋上棉被,內褲我自己的,不會給他穿的!!!
浩平女友在一旁又哭又笑的,她看著雅真的神主牌,心裡默念:雅真,偷偷跟妳說.....我們會幫妳好好照顧直仁一段時間的....直仁媽怕直仁會做傻事....所以要求我們要顧好他.....

當他們離開靈骨塔後,回到直仁老家,直仁媽一看到浩平女友就馬上問:那個妳過來一下.....
浩平女友一入內就被直仁媽問著:你們剛剛去哪了!?是不是又跑去雅真那邊!?
浩平女友:嗯嗯...因為雅真入塔後我們都沒機會去看她,今天去看看她而已。
直仁媽:我跟你們說啊!這次看完後以後都不要去了,要不然你們犯到了,雅真會受到處罰,知道嗎!?而且直仁太常去,會忘不了雅真,這樣很麻煩,人死了就死了,來騙我們感情然後就自己走了,這樣我們已經很不能接受了,希望直仁要趕快忘掉雅真....
浩平女友很驚訝,但是不敢表現出來:這樣啊.....
直仁媽繼續說:那浩平的工作找到了嗎!?
浩平女友:他已經換工作了,在市區,離直仁新家也不會很遠....
直仁媽:這樣好,要不然直仁根本聽不進去我們說的,我要把雅真的婚紗照那些通通的丟掉他又不要,只能把雅真的那些東西都燒掉,燒給雅真全部帶走。
浩平女友:嗯嗯......
直仁媽:以後直仁有什麼狀況,妳要叫浩平隨時跟我報備,知道嗎!?
浩平女友:嗯嗯,好......
浩平也算是因緣際會下從桃園換工作到直仁的縣市去,冥冥之中感覺像是雅真安排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巧合。浩平找到工作後住進直仁的新家,有浩平陪著直仁,大家總算一顆心安了下來,都非常擔心直仁會獨居在新家那裡會自己了結自己....
而浩平女友則是大概兩個星期才會過去找浩平一次,所以也不會太常待在直仁新家那邊,可是只要浩平女友有去,就會被叫去問話,浩平的女友覺得有點困擾,但是她知道直仁媽很關心直仁卻找不到對的方式,只好用監視.....
後來,浩平女友來的機會多了,直仁媽不知道哪根筋拐到,突然問了浩平女友:妳把直仁當成什麼!?
浩平女友突然很有警戒:當成兄弟姐妹.....
直仁媽笑著:沒什麼啦!想說吼你們很常碰面,感情好像還不錯。
浩平女友感覺有陷阱:就幫雅真顧著直仁,浩平會把直仁顧好的。
直仁媽:對啦對啦!把我們家直仁顧好,我真的很怕他會做傻事...
浩平女友安慰:直仁媽,會沒事的,直仁現在只是還過不去,會慢慢習慣雅真不在的生活。
直仁媽:我有去別的地方問神明喔!神明說啊!!(笑)~~~他的姻緣來了,是別人自己找來的喔!!
浩平女友疑惑:自己找來的!?對象!?
直仁媽:對啊對啊~~~~妳看看,這樣子孩子才幾個月,馬上就有新媽媽了。
浩平女友:@@"這樣....不會太快...嗎!?
直仁媽:不會不會,這樣跟雅真就真的完全沒關係了,雅真死了之後,其實跟雅真娘家那邊也算是沒關係了,也不用什麼連絡了,只差在他們要看小孩才會碰面而已。
浩平女友傻眼:喔....這樣啊....
結果才隔了一星期,突然有個中年男性走進直仁家的公司,看了直仁好幾眼,然後跑去跟直仁媽有說有笑,談話間還不時的瞄著直仁.....
直仁當然眼睛也沒瞎了,就覺得直仁媽一定又要幹嘛了,所以當作沒看到,也不想理會。
果然沒多久直仁媽就帶著那位中年男性來跟跟直仁認識:直仁啊!這位是鍾先生,他女兒還單身喔!而且長的相當的漂亮,最重要的就是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講習所的人,一聽到說你條件很好,今天特別來看看你的啦!
直仁邊工作邊想著怎麼回:嗯...不好意思我正在工作,機台不能沒有人看著,你們聊,我就不跟你們講話了!
接著直仁媽就跟那位鍾先生友說有笑的走出去,兩個人越談越投機,不斷的聽到鍾先生說:那我就等妳的好消息喔!
當鍾先生離開後,直仁媽興奮的跑進來:直仁啊!你看看,這是鍾小姐的照片,改天讓鍾小姐來我們家喝個茶。
直仁看到自己的媽媽眉開眼笑到令人發狂:妳有沒有問題!?雅真才往生多久!?嚴格說來才不過一個多月,妳現在就給我搞這個!?
直仁媽:你也要想想孩子啊!?總要有人帶孩子長大吧!難不成你為了雅真以後都不娶了嗎!?
直仁情緒一直上來:有沒有搞錯啊!!!!!!妳到底有沒有問題!!!我已經說了,雅真現在這個狀況,我怎麼可能會有其他心思,為什麼要這樣逼我!!!!
直仁媽:我沒有逼你啊!你只要配合就好了啊.....
直仁被自己的媽媽搞的已經暴走,等機台工作階段完成,暴怒的一個人一走了之。
這次直仁媽確實過份了,她只想到自己,完全不考慮直仁的感受,導致這場母子之間的僵持。

"錯!!!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直仁媽自從被直仁拒絕這段她所安排的"自己找來的姻緣"後,她左思右想的覺得一定是有人在搞鬼,但是怎麼想也沒想到她竟然把矛頭轉到浩平女友身上!
當浩平女友再來打招呼的時候,直仁媽把"自己找來的姻緣"這段事情講給浩平女友聽,她覺得直仁媽是一個很誇張的人,怎麼會雅真才往生沒多久就.....
直仁媽語重心長:妳.....對我們直仁是什麼感覺啊!?
浩平女友聽了突然不知道哪裡覺得怪:他就跟浩平是好朋友,我把他當兄弟姐妹那般,沒有了....
直仁媽:浩平住在直仁那裡也一段時間了,多虧有他顧著直仁,謝謝你們啊!聽說妳來都會煮東西啊!?
浩平女友:對啊....因為直仁不知道為什麼半夜都會肚子餓,說要吃泡麵,我跟浩平有去買一些素料跟蔬菜,想說給直仁吃營養一點....
直仁媽:這樣啊....吃素好啊~~~我看你們兩個就一起入講習所吧!這樣子比較好。
浩平女友:我們有自己的宗教啦!謝謝妳。
這席話結束後,浩平女友自己回到直仁的住處,因為浩平也下班了,而直仁自己喝了一些酒,試圖想要讓麻痺自己。
當浩平女友踏入直仁的新家,剛好有一陣風竄了出來,迎面而來的是一股暖風,風中夾雜著檀香味.....
浩平女友喊著:直仁~~~~你家怎麼那麼香,還有風耶!
直仁走了出來:可能是我陽台的門有打開吧....
浩平:怎麼那麼香!?
直仁:是因為我用檀香的洗衣粉嗎!?
浩平女友走到陽台:不對,不是這個洗衣粉的味道!?不一樣!?
然後三個人互看對方,你看我我看你,直仁開口了:雅真,妳回來了嗎!?對嘛~~~要回來看看我跟孩子啊!!!這樣才對........
浩平女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忍住那個情緒.....
是的,極可能是雅真回來了,她一定是知道直仁情緒即將失控,回來看著他吧!他們都是這樣想的......
但是事情似乎不是大家想的那麼簡單,直仁媽只要浩平女友來,她就會來檢查東西,然後把浩平住的那間房間所有的抽屜櫃子床單都翻過一次,似乎是再檢查什麼,然後嘴裡碎碎唸著:都給你們用了!!!廚房也用了,洗衣機也用了,房子也用了......
浩平女友在一旁沒有說話,因為她只是兩三個星期去一次的人,每次住也沒幾天,最多一個星期。直仁媽繼續唸著:妳過來看看,這個瓦斯爐外面的開關要關啊!妳煮東西都沒在關的嗎!?
浩平女友:我今天才來,我不清楚是誰用的!?
直仁媽:那就要叫浩平用了要關啊!
浩平女友:嗯嗯...
直仁媽走到廚房又開始唸:妳看看妳看看,煮東西也沒有把流理台跟抽油煙機洗過,全部黏答答,這樣子都把廚房給弄髒了!
浩平女友沒有多說:我等等就洗乾淨....
直仁媽:我跟妳說啊!直仁的衣服不用幫他洗,妳一個女孩子家在這邊其實是不方便的!我們家直仁條件那麼好,妳懂的,一定是不會沒對象的。
浩平女友:嗯嗯....
直仁媽就這樣一直碎唸,從門口到客廳,廚房到廁所,枕頭到床單,地板到陽台通通都唸....
直仁跟浩平回來後,直仁媽使了眼色:你回來啦!!
直仁沒有什麼好臉色:妳怎麼會過來.....
直仁看著浩平女友的表情不太對:有什麼事情嘛!?要過來都不會講一下。
浩平打招呼:阿姨。
直仁媽:這個時間有點晚了,我要回去煮飯給你爸還有工廠那些人吃。
直仁媽逕自走到外頭,搭了電梯就走人。
浩平女友:直仁,你媽怪怪的,剛剛跟我說了好多整理家務的事情。
直仁煩燥:又在那邊有的沒有的。
浩平不想要直仁難做人,浩平女友也是,於是他們開始整理家裡。也該整理了,自從雅真離開後,直仁幾乎沒在整理房子,浩平也不太會整理,現在有個女孩子家在這裡,就慢慢整理。
浩平女友跟浩平一起把廚房整個洗刷乾淨,直仁再旁邊一直說不好意思,然後大家全部都整理了,就剩下地板,直仁說:大家都累了,我們明天在整裡地板吧!
直仁回到房間後,應該是有累到,去躺著休息。
浩平明天要上班,所以就跑去睡了,浩平女友把後續整理好也就寢。
隔天,浩平早早就出門上班,當浩平女友醒來時,就開始擦地板,她只有想到如果擦完,直仁就不用再弄了。
直仁自從雅真往生後,幾乎睡不著,昨天難得躺著就睡,浩平女友根本不敢吵醒他......獨自擦著,也不敢弄出聲音。
只是沒想到直仁自己醒了,看到浩平女友在擦地板,自己也捲起袖子開始擦著,兩個人談的都是孩子跟雅真,浩平女友難得看到直仁沒有皺著眉頭,顯然是直仁應該是認為昨天雅真有回來看他而感到安慰吧!
只是沒想到,直仁媽又跑來了,她一入內就看到兩個人再擦地板,她開口:怎麼只有你們兩個!?浩平呢!?
浩平女友:喔...他今天早上還要上半天,等一下就回來了,阿姨。
直仁:怎麼了嗎!?
直仁媽:孤男寡女的,這樣好嗎!?
直仁:你想到哪裡去了,我們又不是你想的那樣!?
直仁媽:這樣不好啦!!!
浩平女友:阿姨妳誤會了....
直仁:妳不要沒事找事好嗎!?
直仁媽沒有再多說什麼,她只是假裝要來拿孩子的東西,然後就走了。
浩平女友:怎麼辦!?阿姨好像誤會了!?
直仁:別管她,她都這樣子,聽聽就好。

就在某天,浩平帶著女友急著出門,隨手將門給扣上,門自動關上鎖住,急忙的趕去忙工作,直仁則在外還未回家,浩平他們開車上了高速公路後,突然接到直仁媽打來的電話:你們在哪!?
浩平女友接起電話:我們在往北部的高速公路上面啊!
直仁媽:你們現在馬上掉頭回來...
浩平女友:可是浩平有工作,忙完就回去了。
直仁媽:你們沒有上鎖就給我出去,你們把我們家當成什麼了!?
浩平女友:我們有扣上門鎖,而且樓下有管理員,每個樓層都要有感應卡才能上去,門的兩道鎖我們都扣上了。
直仁媽:對!你們扣上了,問題是裡面那個門要轉兩圈,你們沒有轉啊!馬上給我回來,東西給我全部收走,不給你們住了。
浩平女友:我們工作忙完就回去收....
直仁媽掛了電話,浩平不想理會,浩平女友:怎麼辦呢!?
浩平:別理她,妳沒聽直仁說他媽媽在發神經嗎!?我有繳房租,每個月都有拿錢給直仁,她們不可以說要我們搬就搬....
結果,回到直仁新家後才發現全部的東西被丟在門口....浩平的衣物,浩平女友的行李被用紙箱隨意裝著丟在直仁家門口。
然後直仁媽又打電話來:那個我跟你們說啊!我在我們公司附近已經幫你們租了一層房子,房租已經很便宜了,你們東西拿過去就可以住了。
直仁知道這件事情後覺得他媽媽根本就是過河拆橋,把人家利用完了就把人趕走,心裡氣的很。
浩平不想讓直仁跟直仁媽再次起衝突,於是就帶著女友搬到直仁媽說的地方。
當浩平女友跟著浩平走進一間廠房的二樓,入內後才發現.....裡面根本是廢墟,地上的灰塵厚的嚇人,東西東倒西歪,沒有任何家具,陽台就像是垃圾場,水管是不通的,房子三間房間兩間會漏水,只有廚房跟客廳可以安頓.....,浩平女友眼眶泛紅: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我們只是幫忙直仁,照顧直仁....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浩平有氣不能講,他不敢讓直仁知道自己是這樣的處境....:沒關係,我們慢慢整理....
他們拿了紙板放在地上,及時買了掃把跟拖把,先把客廳整理一下,直仁後來有過來看他們一下:這....這能住嗎!?
浩平看著直仁:沒關係...事情能處理就好....我們睡紙板,明天再看看...
直仁:不行,你們先過來我那邊睡,明天再打掃。
浩平:可是....
直仁:沒關係,我媽那邊我處理。
於是浩平跟他女友才又跟著直仁回去,先住一晚再看怎麼處理。
隔天直仁爸遇到浩平女友問著:你們整理好了嗎!?
浩平女友:還在整理,床有訂了,還沒送來。
直仁爸:喔....這樣啊....
直仁媽:不用等了,就搬過去。
浩平女友沒有多說什麼,只覺得你們要收人家房租然後東西又不可以用,然後還要幫你們打掃家裡,現在又要趕人出來.....
浩平女友想了很久,直接上網買了沙發床先擋著用,只想著:如果要搬走,一切東西要簡便,所以也訂了拆裝式的衣架,找了很多紙箱,她拿著新買的拖把邊整理那間廢墟,然後想著在這裡應該住不久....
浩平出去工作,直仁因為公司就在附近,走路就可以直接到浩平現在租的地方,他一上樓就看到塵煙飛揚,他摀著嘴,另一隻手揮著:妳一個人整理!?浩平呢!?
浩平女友:他要上班,我得趁他下班前把房子整理好....
直仁:妳這樣不行,我來幫妳..
浩平女友:不行啦!我怕你媽又誤會了....
才說到直仁媽而已,她已經不請自來:那個整理好了沒!?我來幫你們看看啊!
浩平女友繼續拖著地:我慢慢整理...
直仁:妳來幹嘛!?
直仁媽:唉喲!人家一個女生在這裡打掃,你一個大男人來這邊不好吧!
直仁:我們不是妳想的那樣好嗎!?她是浩平未來的老婆,妳在想什麼!!!
直仁媽:公司有人來找你,快回去工作。
直仁不想多說什麼,直接走人,直仁媽左看右看對著浩平女友說:對嘛!你們自己住在這裡,很空曠啊!就住這裡就好。
浩平女友:嗯嗯(繼續打掃)
當浩平安頓好後,浩平女友也從桃園搬過來跟浩平一起住了,她暫時沒有工作,但是每天都會去菜市場買食才回來煮三餐給浩平吃。浩平因為是業務,所以可以回來吃三餐,每每只要浩平女友買菜回來,樓下的歐巴桑就會說:會煮菜啊!買那麼多啊!今天煮什麼啊!妳沒工作啊!?你在忙什麼!?等等的話。
每次只要一碰面就會頻頻的問,但是浩平女友根本不認識她們。
有次,浩平女友把資源回收整理好的東西要拿去變賣,換點零錢買菜,因為回收的紙類跟寶特瓶很多,樓下的歐巴桑又來了:原來妳是做資源回收的喔!
浩平女友沒有多說,只是笑笑,其實內心覺得她們像是來監視的。
就這樣被"監視"了一段時間後,浩平跟他女友也受不了,浩平直接換了工作,決定要搬走,這個決定完全沒有讓任何人知道,除了直仁。
為了不讓直仁一直感到愧疚,浩平:我換工作到另外一區了,因為路程比較遠,開車也要40分鐘,想說就搬去那邊,兄弟!!有空要來找我喔!
直仁有點不捨:這樣我就不能幫你蓋棉被了。
就這樣,浩平也帶著同樣不捨的心情離開的直仁,至少目前直仁不會尋短,只是非常沮喪沒有雅真的生活,他們小倆口可以比較安心的離開,離開這個被監視的生活跟環境。

"巷子內的際遇-這是命運的安排。"
直仁再度回到一個人的生活,他一個大男人根本不會照顧孩子,所以直仁媽每天都顧著自己的小孫女,直仁每天都會去看孩子,但是每看孩子一次就會心痛一次,他陷入了憂鬱症的狀態。因為孩子的臉上有雅真的影子,他只要獨處就會想起雅真,他不懂,為何老天爺要跟他搶走雅真的一切,他們擁有美滿的幸福婚姻,也擁有自己的孩子,也有自己的人生,為何老天爺還是不肯讓雅真留在直仁身邊!?
為什麼,她拋下了他與孩子,這樣就離開.....
幾年後,直仁看著雅真在照片裡的笑容,眼淚一滴滴的落在照片上頭,他...還是忘不了她,仍舊深愛著她。

某天,他經過了一條街,穿越了一條小巷子,路邊坐著一位老人家,老人正在門外乘涼。當他與老人家擦身而過的那瞬間,老人家突然叫住了直仁:你...等等,年輕人...
直仁停下了腳步,看了老人一眼:有事嗎!?老人家。
老人家瞄了直仁,然後閉上眼睛,緩緩的說:你老婆還在你身邊,你並不孤單。
當直仁聽到這句話時,眼淚不自覺得落下,他無法停止眼淚:你....說的是真的嗎!?
老人家:是啊...她有話要跟你說,說完了她就不會再來煩我了。拜託你讓我講完再走吧!我等了你三年了....
直仁慢慢的走向老人家,蹲在老人家面前,靜靜的坐著。
老人家拍了拍他的肩膀:她說你們是上輩子有段情緣未了,今世她要來了結這段情緣的。但是她原本就有任務要執行,卻執意先跟你了結了這段情,所以這世才會與你相遇。不過....要與你相遇的代價就是只能低調的結婚,不能有孩子,一旦結婚被公開,她另外一世的仇家就會找到她,那麼她就會性命不保.....。倘若她能低調結婚而躲過了仇家,她生了孩子,命就要回歸原點,一樣會沒命....。她.....已經為了你留下孩子,選擇自己離開,你可明白她多麼愛你....
直仁聽到這裡,深藏已久的痛苦開始崩盤:難道是我害了她!!!!!!
老人家:別急著下定論,我還沒講完....
直仁擦著眼淚,繼續聽著。
老人家嘆了口氣,不斷點著頭說:她原本可以逃過這個劫難,但是你的父母愛面子,非得要廣為人知,到處發帖廣邀人來,但是他們為人父母並沒有做錯,因為是喜事,自己的孩子結婚本應告訴大家的,妳別怪他們,他們可是生你養你的父母,你可懂!?
直仁懊惱著。
老人家接著說:你的婚禮原本就有狀況了吧!?對吧!?事情接連的發生,其實就是有再提醒你們這段姻緣要去注意,只是你們小倆口真情感動所有人,最終還是結婚了....那個婚禮現場也有狀況對吧!!!?
直仁頻頻點著頭,不斷的回想著。
老人家:是不是來了一群不是你們邀約的人來到現場!?
直仁想著當時的事情:那個時候有人沒經過我的同意,擅自幫我約了一些人來到現場要喝喜酒,那個時候因為這樣還爆桌....但是我真的沒有請那些人來....這有什麼關聯嗎!?
老人家冷冷的說:你可知...太多人以為婚禮是喜事,應該要廣為人知,應該要共襄盛舉,只是你們倆的命格不適合啊!所以這些人來了,也順道把你老婆的仇家也帶來了.....哀......,這有形跟無形的仇家都到了,對一般人來說是一種未知數,年輕人啊!她只適合低調到不能再低調的婚姻,就因為這樣誤打誤撞的情況下,被公開了.....讓她的生命提早結束,所以她是活不過35歲的。
直仁眼眶的淚再也忍不住: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老人家:這些人的無知,讓你們的婚姻只維持了幾年,這是你們的宿命啊!宿命啊!!!也是這些人的自以為是.....
直仁內心恨著,他怒恨著自己的父母,他恨著那個擅自幫他約人來婚禮的那個人,他異常的憤怒.....
老人家感覺得出來直仁的情緒:年輕人...你生氣沒有用,這就是世俗人。你老婆要我跟你說,她確實離開你了,你的難過跟思念她都知道,只是她的身體已經廢了....只剩下靈魂。她要你好好的照顧孩子長大成人,要你堅強。她說讓你知道實情,是要你讓自己堅強的走出來,不能再這樣悔恨下去,她....說不是你的錯,這一切都是宿命。
直仁崩潰的哭著,無法克制。
老人家:哀....我把她要說的話都說完了,你要撐下去啊!孩子還小....
直仁哭著起身,向老人家鞠躬:謝謝你的幫忙,讓我知道這些事情,我會堅強的.....但是此時此刻的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幫我告訴她,我很愛她,我不會忘記她帶給我的一切,永遠都會記得。
直仁向老人家道謝後,潰堤的走出那條自己從未走過巷子中,他忘了今天原本要做的事情,他忘了今天他要去哪,他暫時忘了自己......

"妳在哪,我就在哪。"
直仁曾試圖跟別的女生交往,但是當他以為可以交往的同時,就會看到對方有雅真的影子出現,可是到了最後都會無疾而終。
他似乎還是無法忘了雅真的一切,直到現在家裡的客廳還掛著雅真的婚紗照,客廳的櫥櫃裡還放著兩人當時的定情戒指跟項鍊,他無法忘卻雅真的所有種種,每每看到孩子的臉,就會忍不住的想起雅真。
直仁其實一直有想要帶著孩子遠走,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好好過生活,但是這樣的想法被直仁媽發現後,當然免不了大吵一架。
直仁只要有交往的對象,直仁媽就會竭盡所能的阻止,阻止不了就是大吵。直仁才會感到疲累,才會想要搬走並且換工作。
誰知道,原本供奉在外的雅真骨灰,被直仁媽給帶回並且放在頂樓的佛堂裡......直仁媽對著直仁說:那個雅真回來了,你有空就每天上去給雅真點個香,叫她要好好照顧孩子跟你,知道嗎!?
沒想到直仁媽使出了這個殺手鐧,知道直仁的弱點就是雅真啊!!!!!
硬生生的把直仁留了下來,直仁的最愛,今生的最愛就是雅真,當大家都知道雅真被請回直仁老家的佛堂後,這才明白原本不讓雅真神主牌回來自家的直仁媽,為了留下直仁才把雅真請回來祭拜......

最後,回到了雅真還在安寧病房的那刻。
雅真臨終前對著直仁微弱的說著:如果早知道我們會這樣.....我就不會選擇嫁給你....
直仁忍著眼淚,手握著雅真的手:就算重新來過,我還是要娶妳。

雅真握著直仁的手,微微的閉上眼,斷了氣....,直仁摸著雅真的臉,親吻著雅真:我愛妳,一輩子愛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